秦皇岛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江南小说】十里平湖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6:51 编辑:笔名
凤邪收了剑,冷眼看着躺在脚边的已经没了呼吸的人,又一次看到血沿着地面蜿蜒,脑海里仍然挥不去那个依稀相似的画面,一身华服的女子,胸口插着剑,心血顺着丝线流进他的血管,想起来心里似乎还有抹不去的疼。他醒来之后除了记得要杀这几个人之外,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是看到大片的血会觉得心慌。他不敢去追究,自己身上数不清的伤疤是来自哪里,也不敢去想自己手腕上圆圆的小洞究竟是为何,只要想心就像是要裂开的疼,于是他只能急急转过身,脚步凌乱地离开。没错,凤邪是个坏人,是能笑着让对手下地狱的坏人,是江湖上男人们惧怕的笑面杀手修罗,女人们心心念念的玉面公子郎君。只是那已经是过去了,如今的凤邪不过是一个不再有邪气的笑和带着一身谜题的痴人,他甚至固执地说过,他自己已经见过血莲,那朵传说中属于他血莲教的圣物,是妖娆得像血一样的颜色。他是见过,不过他终究是忘了,那血莲是一个女子的心,是那个传说中情薄如纸混迹青楼的小药娘林依若的心。
江湖上传说,几年前,凤邪爱上了开医馆的药娘林依若,药娘因了仇家的追杀而香消玉殒,那血莲教的玉面郎君杀手修罗从此心灰意冷退隐江湖了。

(一)世间女子卑微一生,真个不如青楼一梦
江南的青楼,就和江南的雨一样,在艳舟画舫游离的烟水两岸纠结缠绵,哪些女子貌美如仙,哪些女子才高艺绝,都不比这小小药娘林依若的名头,双十年华就开了医馆当了药娘,在江湖上那也是一个传奇。话说这药娘的父亲可是出了名的儒士,家里就她这么一个闺女,可这药娘硬是没学会相夫教子倒是学会了抛头露面开医馆,活活把老父亲气死了。这倒也不算什么,话说这药娘喜欢混迹青楼,与青楼女子颇为交好,青楼就是这药娘常住的地方,以至于江湖上传说,这药娘合着跟青楼女子一样,是个薄情的主儿。这传说虽是传说,倒也不会是捕风捉影,总还是有迹可循的吧。
这江南年年一度的花魁选拔无一例外是在青楼的寻香阁,不知是那个女子的话“世间女子卑微一生,真个不如青楼一梦”在江南这一片烟水里就像是不覆灭的月影儿似的,年年被提起,每当这个时候,药娘林依若就也坐在一群艳妆的女子之间笑得眉眼明亮,让人不敢忽视青楼那个不像是青楼的地方。
凤邪那一日懒得出手去解决跟在后头的那些没用的跟屁虫,索性信步一跃跳进了传说中号称江南青楼的后院,他泯了口酒四下打量了一下,摇了摇头叹道:“这江南怕是浪得虚名了,哪有青楼后院布置的像女子的绣楼似的?”话音还没落,就有声音传回来,“正门进是客,越墙来的为贼,阁下喜欢哪一种?”凤邪哧的笑出声来,凉凉的回到:“自然为月夜寻欢而来,正门的道貌岸然,这翻墙的在下倒是喜欢得很。”听到来人这么说,在内屋躺椅上看书的林依若微微笑了笑,放下书走到窗前,挑了挑眉毛问道:“那阁下何妨进来喝杯酒,怕是那些追在后面的人一时也找不到这里。”凤邪抬头露出妖孽一笑,嘴上说道:“佳人相邀,在下自然不敢不从”但心里却在嘀咕,这女子好灵巧的心思,简简单单几句话就知道他是为何进了后院。
凤邪垫脚一跃自窗户进来,就看到林依若一身紫衣坐在躺椅上拨弄酒具,头发只单单用簪子别着,流海厚厚的铺在额头上,眼睛亮亮的像是对着酒杯笑,他忽然就就得不舒服,想来世间女子有几个见到他不动声色的,如今在这女子眼里还比不得几个破杯子,于是眉头不知觉的蹙起。林依若知道这男子在打量她,也不出声,等他打量好了才扭过头边递过酒杯边说:“请坐,刚刚闻到阁下酒壶里陈酒的香气,才邀了阁来品品我这酒如何。”凤邪摇摇了折扇,并没有去接杯子,眼神从杯子往上走过她掩在缎衣下的手,手臂,停在她的眼睛上问道:“姑娘到底是会酿酒?还是更擅长害人?”林依若不以为意地把酒杯放在凤邪手边,自己也添了一杯笑着说:“喝吧,因为你懂酒我才邀你来。”凤邪暗叹好随性的女子,说道:“姑娘是要我早些离开。”林依若把陈述的语气听在耳朵里,心下觉得,这人真是好识识相,抬了眼睛微笑:“呵,阁下果真好眼力。”“彼此彼此……”凤邪举起杯子晃了晃回答道。“阁下走正门吧,不会有人看着那里……”林依若一边往屏风后面走一面提醒到。
凤邪闻着淡淡的药香,并没有急着离开,倒是干脆拿了酒壶绕着外室走,看到书案上是玲珑里带着大气的字,“卑微一生不若青楼好梦”,凤邪失笑这不是青楼的座右铭吗?刚才不点微妆的女子也还算清雅,药香和青楼,莫不是那传说里的药娘林依若么?如此通透灵巧的人被世人传成薄情寡倖,传言可真是有够离谱。
掌心的命理不会告诉它的主人,在哪个时间会遇到谁,但总会兢兢业业地诉说着那些注定好的相遇,不管是劫是缘……

(二)执念一起,回不去的万水千山
凤邪自那一日起,几乎夜夜来寻香阁的后院喝酒,有时候林依若在,有时候林依若不在。有时候凤邪会穿着来不及换去的沾了血的衣袍回来,甚至身上依稀留着没有散去的杀气,林依若只是微微抬抬头,什么都不说就去拿月白的衣衫然后转身出去。换了林依若,有时候是背了药篓走,晚间也不会回来,谁也不去问关于各自的私事,就像是事先约好了一样。于是那时候,寻香阁的姑娘们都知道,那个长得像是画儿一样的男人是一个,会让她们敬佩的药娘林依若笑得认真的人。
凤邪是随了母亲的愿,做了血莲教的教主,因为母亲说过,会有人替他挡去血莲教教主会死于安宁的宿命,血莲教传人的血是邪恶的血,经不起安宁。凤邪每每想起母亲说过的话,就不自觉地去看林依若淡淡的喝酒、小心翼翼的写字的样子,他都知道,依了林依若的聪慧和手段,她差不多已经确定他是谁了,既然她不愿意问,那么他也闭口不提好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母亲说的爱情,那就就这样守着也是不错的,毕竟血莲教才刚刚在他手里步入正轨,等到安定了,娶她许了她一世安稳,人生也算是一种圆满了,怕是怕母亲说的他会死于安宁的宿命,所以他还不敢安宁。从接手教务以来,凤邪一直是用不愠不火的方式去处理很多事,去提防江湖上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凤邪没想过自己为什么只能在林依若这里觉得安心,不论在哪里,他都是个敏感到即使睡着了也要注意别恩呼吸的人,在林依若这里,好像才觉得除了紧张和厮杀之外,还有可以算作快乐的情绪。那么是爱吧,母亲说的那种看起来脆弱但其实连生死都能超过的感情。
林依若虽酿酒但酒量却是很差的,每每她喝多了笑弯眉眼赖在凤邪膝上都会眯起眼睛打量他,总要抱怨:“凤邪,你怎么能比女子都长得好看?”凤邪也只敢在她喝醉的时候问她:“丫头,我可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你都不怕我么?”其实林依若知道,他杀人多半不是自愿,她次看见他的那一日,其实在月光恰好照到他眉角的时候,她是看到了落寞的,因为不愿意随便杀人所以才会躲开,为了弥补心底的愧疚才让所有人都误解甚至痛恨他,为了掩饰真的自己才会给所有人他玩世不恭的表象。他杀人,她救人,刚好呢。林依若明白,自己爱上了这个不小心闯进她打算安静着孤老一生的小院里的男人,因为他恰巧出现在三生酒酿好的时候,恰好喝光了仅有的一壶,巧得像是誓约,想躲都躲不开……
爱的执念啊,只要一起,不管多久,就再也回不去了,时光夹着记忆在中间隔开了好几重山水。每个人都带着无辜的注定,去走完既定的轮回和宿命……

(三)因缘的劫难,即使是万敌不侵也总有一个人例外
又是一年春花渐次苏醒的桃月,凤邪一身白衣,以血莲教主的身份在江南花魁选拔的彩台上一句:“林依若,我要娶你为妻”让整个江湖都唏嘘了,一个是年少的江湖豪杰,一个是混迹青楼的小小药娘,怎么能般配?罔顾身后太刺耳的诋毁谩骂,林依若站起身,轻笑着说:“好,我嫁你。”那是林依若次跳舞,在涂满墨汁的薄宣上轻盈游走,果真是步步生莲。“这是送你的生辰礼物……”一舞罢,林依若提着裙角站在台前轻轻地说出来。凤邪都几乎不不能反应,她的小脚踏出的莲花和书里母亲说过的圣物血莲竟是一个模样。
回到血莲教的日子,林依若爱上了一片合欢花海后面的冰湖,不自觉的地去看,去摸索能走到尽头的路,几乎废寝忘食。凤邪没有告诉她,那是血莲教的圣地,由着她胡乱地走,他自己提前弄走会伤到她的机关,然后在后面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幸福的日子里,连时光都好像缩得好短,短的凤邪几乎没怎么想起母亲的预言。
有些破碎是猝不及防的,林依若终于到达冰湖的尽头,看到的却是几个水棺,一一看过去,水棺里躺着一身华服的女子,一边的玉牌上刻着,“第五任教主夫人秦慕”,往后都是一样。今天凤邪没有跟来,林依若看到第三个水棺的时候忽然觉得心慌,再看不下去就转了身往回跑,心里总觉得惋惜,她们怎么会那么年轻就死了呢?当林依若在卧室里看到教里那个自己一直不喜欢的巫医坐在一身是血的凤邪身边的时候,都感觉是做梦,他才离开她不到两个时辰啊,怎么就是这样了?没错,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药娘,是能治病救人但是却救不了血几乎流干的凤邪,巫医捧着书页都几乎掉了色的书过来,在她眼前翻开,林依若木然地听着巫医的话,:“驱除邪恶的方法,就是死劫时以情人之血换之。”
林依若看着血沿着丝线流到凤邪的身体里,忽然就想笑,她才刚刚惋惜过那几个年纪轻轻就死去的女子,而今就是她了,不觉得后悔,只是觉得无力,她就是因为不妥协父亲的婚事安排才开医馆抛头露面混迹青楼,却仍是没躲过凤邪。意识渐渐淡去,林依若好像又听到那人说:“在下自是月夜寻欢而来……”
一身华服,林依若也终于走完了命理的安排,睡着在冰湖的水棺里,心化成血莲,妖娆着绽放在一头合欢花开满的冰湖里,留给谁绵延十几里的思念……

共 77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比较耐读的传奇小说,讲述了一段十分凄婉的爱情故事,小说主人公风邪和林依若的性格特征比较突出,刻画得有血有肉,富有个性,给我们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两人之间的情感故事无疑也是耐人寻味的。从这篇小说的叙事语言来看,可以称得上是比较娴熟老道,落笔从容,又不乏深邃和睿智的光彩,可见作者驾驭小说语言的能力已达到一个较高的层次,仅就这一方面来讲,作者的手笔已是令人相当钦佩的。限于篇幅的限制,这篇小说没有安排过多的故事情节,但作者在创作上的留白,倒是意味深长的。欣赏了,推荐阅读。【编辑:舟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2 20】
1 楼 文友: 201 -04-22 2 :52:11 问好作者枕水弦月。很不错的一篇小说,表示欣赏!
2 楼 文友: 201 -04-22 2 :54:1 欢迎赐稿江南烟雨社团。远握,祝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4-26 18:07:48 谢谢舟师叔 嘻嘻
 楼 文友: 201 -04-22 2 :55:44 期待你新的佳作,为江南烟雨带来更多的精彩!继续加油!
4 楼 文友: 201 -04-2 01:12:28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5 楼 文友: 201 -04-2 01:54:00 非常不错,欣赏佳作,问好友友,祝你生活愉快!
回复5 楼 文友: 201 -04-26 18:06:51 都一样啊,嘻嘻
6 楼 文友: 201 -04-2 09:07:24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欣赏! 文以载道,万物自循。
回复6 楼 文友: 201 -04-26 18:07:09 谢谢哦
7 楼 文友: 201 -04-2 09: 7: 8 师父,拜托收拾得不要太惨啊 浮生看去,一世疏离,墨楼墨画墨发,几番轮渡,不复见美人若画,笑颜如花……上火小便发黄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
腰酸背痛拔火罐有用么
如何治小儿便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