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异世狂神 第852章 杀戮,重逢

发布时间:2020-02-15 21:11:20 编辑:笔名

异世狂神 第852章 杀戮,重逢

?宁甯孤身一人,一头血发扎起,肩膀上趴着一只小小的熊,正在打着盹。

她一身煞气,整个人都如同罩着一层血光,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女修罗。

所过之处,修士们纷纷退避,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敬畏。

玄。修对于气息是十分敏感的,像宁甯身上这种煞气,凝而不散,仿佛经过千锤百炼,已经蜕变到另一个层次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才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修士,这种煞气,不仅仅是杀戮造成的,而且是杀了许多强大的生命才能凝聚的,杀一万只兔子与杀一万只老虎是天差地别的。

“这是谁啊?这种煞气末免也太恐怖了。”

“这一头血发,应该是南岭圣地那个被北王收为亲传弟子的宁甯,据说她是楚南的女人。”

“楚南的女人啊,难怪。”

这时,有圣地的圣子上前与宁甯打招呼,态度恭敬,毕竟,宁甯是北王的亲传弟子,地位非同一般。

再者,她现在身上的气势太强大了,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

宁甯淡淡点了点头,看了看前方那一大片黑压压的域外天魔,问:“有没有楚南的消息?”

“没有。”几名圣子摇头。

宁甯心中有些失望,但只要知道楚南还活着就够了。

“你好,你就是女皇陛下口中的宁甯吧。”就在这时,那三个触手大天魔闪身来到宁甯的面前,领头的女子开口道。

“是我,有事?”宁甯淡淡问。

三个触手天魔的目光都看在宁甯肩头的血焰焚天熊上,这么一只融合兽,女皇花费了不知多少精力,竟然被眼前这个女子给收服了。

“没什么事,只是正好遇到,来认识一下,我叫莉亚丝。”这触手大天魔说着,手腕上一圈触手探出。

宁甯没有理会,径直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莉亚丝撇撇嘴,将触手缩了回来,也不甚在意。

就在这时,宁甯突然停下脚步,目光冰冷的望向了一群玄。修。

突然,宁甯手抬了起来,九泉血煞鞭闪现,鞭影卷起滔天血浪,朝着那一群玄。修涌去。

这群玄。修大惊失色,散了开来。

而就在这时,那无数鞭影突然合而为一,直接卷向了一个黄色头发黄色胡子的男子。

这男子本来移动速度并不快,在这一刹那间,身形陡然扭曲,有规则的力量在爆裂开来,竟然生生闪过了宁甯这恐怖一击。

“老毛,小心……我去,老毛吃药了?”这男子的同伴大声提醒,但突然间呆了呆,喃喃道,这个师弟,在他们一行人中只能算垫底,这次来域外清扫,还是靠着家族打点才入选的,但他刚刚躲避宁甯攻击爆发出来的气息与力量,竟然远远超过了他们,这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

宁甯冷笑,手中九泉血煞鞭刹那间飞了出去,化为一条血龙,血雾弥散中,那黄发男子刹那间如陷泥潭。

下一秒,九泉血煞鞭将之牢牢捆死。

“宁姑娘,不知我这师弟有何得罪之处?”刚才提醒这黄发男子的中年男子清醒过来,上前问道。

“在玛多遗迹中,布下陷阱,袭击我们队伍的人中,他是其中一个。”宁甯道。

“这会不会弄错了?老毛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的。”中年男子道,尽管心中有疑虑,但此时此刻,他也必须表态保下这师弟。

“大师兄,四个月前,老毛不是离开了几天吗?”这时,另外一个男子道。

中年男子瞪了这男子一眼,他当然知道,但现在是说真话的时候吗

宁甯嘴角流露出一丝令人心悸的冷笑,突然手中血光一闪,九泉血煞鞭顿时剧烈收缩,这黄毛发出尖利的惨叫,浑身骨骼发出“咔嚓”的断裂声。

“住手,你说我这师弟袭击了你们,可有证据?”中年男子大叫道。

“证据?我就是证据。”宁甯说着,手抓起九泉血煞鞭往回一收。

顿时,那黄毛飞了起来,直接化为了八九段尸块飞了起来,然后重重落下。

宁甯看也不看这中年男子,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着。

很少有人敢与她对视,纷纷避开了她的目光。

就在这时,宁甯目光一顿,再度锁定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女子,身上穿的是极道宗的服饰。

在宁甯的目光中,这个女子身上正散发着淡淡的血晕,这种血晕只有她才能看得见。

当初队伍遇袭,不仅被域外天魔围攻,更是被一群神秘人围剿,他们被逼入玛多遗迹的幻空林,就此失散。

但是,宁甯当时用了血魔追踪秘术,在这些神秘人的身上全都留下了看不见摸不着也无法感知的血力。

现在,她活着出来了,没有人会想到她这几个月里经历了什么痛苦,是的,外面几个月的时间,她却在那个魔鬼之地度过了几十年,每一秒神经都极度紧绷,每一秒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在生死存亡中挣扎。

所以,那些人都该死。

刚才那黄毛是一个,现在极道宗这个女子也是一个。

“这个女人是触手天魔,她肩头的熊是融合兽,杀了她。”极道宗这个女子大声叫道。

宁甯冷笑着,一步一步朝着这女子走去。

所过之处,那些玄。修都如避之不及的散了开来

杀她?在搞笑吗?她这一身煞气如此恐怖,而且谁也不是傻子,都看出她并不是胡乱杀人,而是极有针对,估计都是对她出过手的人,现在人家要报仇了。

“钟秀,你四个月前也消失过几天吧。”极道宗一个男子突然道。

“你们也信她?我是你们的同门。”钟秀大声道,目光四下转动。

“同门是同门,但涉及私人恩怨,我们也不好插手。”这男子道。

“是啊,既然是你们之间的恩怨,那只能你们自己解决了。”其余极道宗弟子也如是道,都散了开来。

“你们……”钟秀早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也知道即使是同门也不比外人更靠得住,但她也没有想到会这么赤,这么冷漠,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一下。

这时,宁甯突然一个加速,化为一道血光冲了过来。

钟秀头皮发麻,才四个月的时间,宁甯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怕,当时她即使与融合兽合为一体,也没有像她现在这般恐怖。

“唰”

尖利的啸声激荡而过,钟秀浑身绷紧,十余件至宝炸裂,同时,她全身能量暴动,身体如同凭空矮了一截。

一片带着大片头发的头皮飞了起来,钟秀脑袋上鲜血淋漓。

围观者都是头皮一阵阵发紧,极道宗的弟子哪一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能来域外的更是实力强大。

但是,在宁甯的手里,竟然一个回合就如此凄惨。

他们下意识的对比一下,对比结果令得他们心中寒意森森,换成是他们,他们也不会比钟秀好到哪里去,甚至,脑袋直接会像一个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宁甯得势不饶人,鞭子一抬,化为一个个血圈缠绕过去。

之前,那个黄毛就是死在这一招之下。

钟秀哪里敢接,手中三颗珠子射出道道华光,形成一个三角形不断旋转,竟是将那一个个血圈绞碎。

但就在这时,一缕血光自那三角形中央穿过,直刺钟秀的咽喉。

钟秀浑身僵住,想要闪避,但却感觉被冻结了一般。

要死了!

钟秀的脑海只泛起了这么一个念头,但就在这时,她的目光却是一闪,如同看到了一丝希望。

一道寒光从背后直袭宁甯的脑部,只要她回身自救,危机自解。

只是,宁甯却根本不顾这道寒芒,九泉血煞鞭的鞭尖在刹那间刺穿了钟秀的咽喉。

钟秀的眼睛如同死鱼般暴凸,但她努力地想要看清楚,看清楚宁甯是怎么死的。

不过,她看到的一幕却是那烈焰焚天熊一声震天的怒吼,身形变大,一掌拍碎了那道寒光。

带着遗憾与不甘,钟秀生机断绝。

这时,数十个遮着身形的人影出现,围杀向了宁甯。

宁甯一声厉喝,身形没入了血焰焚天熊的脑袋,两者融为一体。

血焰焚天熊身上的血焰暴起数十丈,独抗数十位神秘强者的围攻。

血焰滔天,带着焚灭天地的威势,熊掌一拍,就是空间断裂,虚空风暴席卷。

但这数十位强者的实力亦是令人震惊不已,双方战得昏天黑地,他们有人在不断的受伤,但同时亦对血焰焚天熊造成了不小的伤势。

“魔血变。”血焰焚天熊仰天厉吼,身上的血焰突然变成了暗红色,甚至变得无比粘稠。

这一道道暗红粘稠的血焰化为万千,完全将这数十位神秘强者笼罩在内。

蓦然间,这些血焰爆开,如同一朵朵暗红色的焰火,这整片空间,都如同被灼成了一片虚无。

数十名强者惨叫连连,瞬间有十几个来不及逃离,被灼烧成了一具具焦骨。

血焰焚天熊巨大的身躯晃了晃,身上的血焰敛起,变得微弱。

宁甯感觉头有些眩晕,而这时那些逃过一劫的神秘强者已经开始反扑。

她心中一叹,就要控制血焰焚天熊撕裂虚空遁走,论在虚空穿梭的本领,还没有谁能与血焰焚天熊媲美,要不然也不会让触手天魔女皇追了多年都追不到了。

但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啸声由远而近,虚空之中,刀影乍现。

这刀影,如同有生命一般,带着奇特的韵律。

韵律之中,规则凝聚。

“轰”

围上来的神秘强者直接被震散,神魂震荡。

随即就是一片白花花的刀光,寒冷的如同自九幽而来。

三颗头颅飞起,血雾喷薄。

宁甯脸色苍白地从血焰焚天熊的脑袋中爬出,眸子却亮得惊人。

一道身影踏天而来,手一挥,九结捆神索就锁住了两个人,刀背一拍,两颗脑袋如西瓜般爆碎。

“楚南,是楚南!”有人连连大叫。

“都说他末死,我一直心存疑虑,没想到,他果真活生生的出现了。”

“这等实力也太恐怖了,他不会突破到太神境了吧,这种对规则的利用,哪是天神境能做到的?”

楚南一出现,就是对神秘强者的血腥斩杀。

他的斩神刃,融入了圣灵十二音,更是悟到了一丝斩神刀意,配合时间之力,所向披靡。

“楚兄,我来助你。”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恐怖的规则化为万片柳叶,穿透了剩余的神秘强者的身体,一个不留。

楚南目光眯起,看向出现的两个人,正是柳家的柳虚与柳浔两兄弟。

他没有理会两人,而是来到了宁甯的身边,双手一揽,将脸色苍白的她抱在怀里。

“你来了,真好。”宁甯靠在楚南的怀里,心神一松,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楚南搂住宁甯,在她嘴里塞入了一颗丹药。

丹药入嘴即化,滋养着宁甯干涸的神魂与身体,她很快恢复了一些,但却依然赖在他怀中没动,至于这么多双眼睛还在看着,谁管呢?

柳浔欲开口,但却被柳虚制止。

而此时,所有围观的人都如同打鸡血一般热议起来。

这就是斩杀了太神境的楚南啊,果真盛名之下无虚士,太神境下人,怕是无人敢反驳。

很多女子羡慕嫉妒地看着被楚南抱在怀里的宁甯,真想他怀中的那个女人是她们自己。

“我觉得柳家兄弟有问题。”宁甯用神念道。

“嗯,我知道,我一出现,他们就斩杀了所有人,怕是欲盖弥彰。”楚南回道。

良久,楚南松开宁甯,望向了柳家兄弟。

“我是不是要多谢你们出手帮助斩尽杀绝,没给我留下一个活口。”楚南淡淡道。

“这是我们兄弟的失误,我们才刚刚赶来,正巧看见,一怒之下也就没顾忌这么多。”柳虚可没有半点心虚,说的十分自然。

楚南没有答话,只是搂着宁甯,目光扫了一圈。

“参见擎天圣子。”圣地的圣子上来,望向楚南的目光十分敬畏。

楚南对于这些圣子,却是点了点头。

“楚兄弟,你的刀意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柳虚道。

很多人听到柳虚的话都是一惊,想起了那斩杀肖陌的恐怖刀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