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风恋川军大战格鲁希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42:04 编辑:笔名

章诡异的视频    一大早雅琴给我打电话说:“卫老弟,你快来我家看看吧。我闺女梦雪和她女婿去雅鲁藏布江旅游,没想到七天后,他们从山东青岛回来。还……吓死我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就问到:“嫂子你别急,有啥话咱慢慢说。到底咋啦。”  雅琴紧张地说:“卫老弟,他们小两口去旅游七天,但我女婿大海却长胡子还有头发了。还……还有我女儿怀孕也不正常。到医院也没查出啥异常。我害怕……真的很害怕呀。”  我在电话里明显感觉到雅琴语气紧张得很,于是我就对她说:“嫂子别紧张,现在梦雪和大海在哪里?”  雅琴说:“这俩孩子目前在我家。我想让你请莎娜来看看咋回事,好吗?我还听说他们拍了一个啥神秘视频,你先来我家看看吧。”  一个小时后我来到雅琴嫂子的家。  一进门就见梦雪和大海目光呆滞卷缩在沙发里。雅琴在屋里走来走去。  雅琴看到我后急忙迎上来说:“老弟呀。你可来了。你快看看这俩孩子咋了?”  我望着梦雪和大海夫妻俩,除了精神有点萎靡不振外,并没发现啥异常。  于是我就对雅琴说:“嫂子,这俩孩子到底咋啦?我看着他们就像有点累,其他没发现啥异常呀?”  雅琴指着梦雪的肚子说:“卫老弟,梦雪去旅游时刚刚怀孕,可是你看她肚子……现在明显已有七八个月左右。明明旅游七八天,这……这咋会是这样呢?而且大海的头发和胡子也老长老长的。头发都快披肩了,只不过现在理发了。”  听雅琴这么说,我才注意梦雪的肚子,果然已明显凸起。确实是像七八个月的样子。  我疑惑地问道:“大海,你和梦雪去雅鲁藏布江遇到啥异常了?”  大海心有余悸地说:“卫叔叔。好奇怪呀。我和梦雪去雅鲁藏布江旅游。不知道咋回事,天空忽然出现一道闪电,后来却发现我们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海边。再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我们居然到了山东青岛。卫叔叔这到底是咋回事呀?难道我们穿越了吗?那些穿越的小说不是说,穿越者应该有啥记忆吗?可是我和梦雪死活记不得这些了。只要我们想回忆,脑袋就特疼。对了,回来后我和梦雪变化很大。我的头发和胡子很长很长,梦雪的肚子也很快隆起。我们到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没发现啥异常。胎儿也在肚子里发育很好。当然我们不敢和医生说实话,怕他们拿梦雪当实验的猴子啥的。”  我点点头问道:“你们现在可有啥不舒服吗?”{  大海和梦雪摇摇头道:“卫叔叔,我们没啥不舒服,现在就是担心梦雪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这事会不会影响到孩子。所以我们想请卫叔叔把莎娜阿姨请来帮梦雪看看。”(莎娜是帕瓦格鲁星球人。她的故事详见拙作《回家》《地底世界》《地球危机》)  我沉思一会道:“恩,这次的事很诡异,又关系到胎儿的事,的确需要莎娜姐来看一下才能放心。对了。刚刚听你妈妈说你们还拍个视频?啥视频呀?”  大海从口袋内拿出手机说道:“现在我也不敢确认是不是我们拍到的,只是觉得是我们拍到的。”  我疑惑地问道:“手机是你们的,咋会说不确定是不是你们拍到的?”  梦雪道:“卫叔叔。自从我们从青岛出现后,脑子就混混沌沌的。死活就记不起来从雅鲁藏布江咋会到青岛。这一段我们不管咋想,就是想不起来咋回事。而且越想回忆脑袋越疼。”  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不去想它。让我看看你们拍的视频吧。”  我从大海手里接过手机打开一看,立马就被视频吸引了。  视频画面一开始抖得厉害,约十几秒后画面相对稳定一些。  首先出现的画面是一座大山,山上出现穿国民党军服的军人。那些军人有的在构筑工事,有的在列队巡逻。接着画面出现的是一个军官拿着喇叭高声喊道:“你们是那里的军队。为啥装神弄鬼?是不是日军的盟军?再不回话就开炮了。”  那个军官连续喊多遍,见没啥反应。就向一个掩体内走去。不一会只见刚才穿国军服装的那些人的阵地上发出点点火光。原来他们向山下的军队开炮了。  这时画面转向山下。  好奇怪,飞向山下的炮弹明明在人群里爆炸,可是爆炸后根本对那些人群没任何影响。似乎那些人群根本不知道有炮弹爆炸似的。他们该干嘛还干嘛。脸上显不出半点惊慌的样子。镜头慢慢对准那些山下的军队。我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说道:“这些人既不是国军,也不是日军。这咋疑似欧洲人呢?而且从他们的武器装备来看,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纪的军队。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前进或者说进攻。在队伍里有些士兵每个人还敲着鼓前进。而且那些士兵似乎穿着十八世纪的服装。视频总共有三分钟长。画面是疑似欧洲人的军队敲着鼓列队前进或进攻。  看完视频,我自言自语道:“从视频上那个国军军官喊话得知。国军认为那些军队可能是日军的盟军来看,应该是抗日战争时期,但从山下军队的武器和服装来看却疑似十八世纪的某个国家的军队。由于镜头离山下军队的旗帜太远看不清,所以无法判断是哪个国家的。    第二章天降美女    我一边在屋里走来走去,一边自言自语念叨这些诡异的事情。  雅琴着急地说:“卫老弟,我不管啥诡异不诡异的,也不管是哪国军队在打仗。我只关心梦雪肚子里的孩子咋样。唉!你别走来走去,我的头都看晕了。你赶快给莎娜说说,请她来俺家给雅琴看看,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梦雪肚子里的孩子没事。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我连忙点头道:“嫂子说得对,管他啥诡异不诡异,梦雪这事太蹊跷了。我这就给莎娜姐联系。”  说完我就要去摘脖子上的项链(项链是莎娜姐给我联系的工具。项链的故事详见拙作《异星缘》)  我刚摘下项链,它自己就发光了。  我正疑惑呢,只见一道炫目的亮光过后,迅速凝聚莎娜姐的四维立体图像。  我急忙对莎娜姐说:“莎娜姐,我正要联系你呢。你却自己出现了,莎娜姐有事吗?”  莎娜说道:“卫老弟,刚刚接到紧急通知,青岛市的海边发现一个怪异的事。一个身穿国军服装的女人从天而降。且向在海边的游人开枪。你们的国家命令所有特别行动小组成员立即赶往青岛。让我们着手调查这件事。”(老卫被国家吸收为特别行动小组成员的故事详见拙作《血棺》)  听莎娜的话后我急忙说道:“莎娜姐,我也有一个紧急的事给你汇报。我朋友的女儿和女婿七日前去雅鲁藏布江旅游,不知怎的却稀里糊涂从青岛回来了,而且他们回来后两个人的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我朋友的女儿,她在去雅鲁藏布江旅游时刚刚怀孕,可是七日后在青岛回来时,从她肚子隆起的程度来看,却像怀孕七八月的孕妇。虽然他们回来后也去医院检查了,大夫也说大人和胎儿都没啥事,但我和她家人都很担心。莎娜姐,你能否先来我朋友家里看看。”  莎娜皱皱眉道:“哦,竟有这事。估计他们无意中进入了虫洞,被虫洞带入另一个未知的空间。由于宇宙中的空间与空间时间概念不同,可能会使人加快衰老或返老返童。由于不知道他们在那个空间,我也不好说。”  我急忙说道:“莎娜姐,管他那个空间呢。现在我和他们都很着急,你还是来一趟看看,对梦雪他们扫描检查一下。这样我们都放心了。”  莎娜说道:“哎呀,我和特别行动小组的副组长吴勇已经到青岛了。这样吧,你和他们一起来青岛,我给她检查一下。好吗?”  雅琴着急地对我说:“卫老弟,刚刚你那个莎娜姐说,梦雪他们可能进入啥虫洞的?老天爷呀。要是他们真的进入那个啥虫洞的,那梦雪他们身体里会不会还有虫子呀?千万别让那些虫子去咬梦雪肚子里的孩子呀。你们赶快去青岛吧。大海,你赶快去买火车票。不!不!不!去买飞机票。求菩萨保佑梦雪肚子里的孩子平安无事。”  我笑道:“我的嫂子呀,所谓虫洞只是科学家对一些天文现象命名的科学术语,并不是啥虫子的。呵呵。”  雅琴听后长舒一口气说道:“不是虫子呀,吓死我了。不是虫子为啥叫虫洞呢?”  我笑道:“嫂子所谓虫洞也叫时空洞(sofa)又称爱因斯坦-罗森桥,也译作蛀孔或蠹孔。是宇宙中可能存在的连接两个不同时空的狭窄隧道。虫洞是一九一六年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路德维希·弗莱姆首次提出的概念,一九三零年由爱因斯坦及纳森·罗森在研究引力场方程时假设的,认为透过虫洞可以做瞬时的空间转移或者做时间旅行。”  雅琴摇摇头道:“爱因斯坦是科学家,这个我知道。但你刚刚说的这些我不懂。”  我笑道:“这么说吧,比如一个苹果,你从一点到对面的另一点,按照常规必须绕苹果半周,而所谓虫洞,则像虫子一样从苹果的一点直接从苹果上打洞从里面直线到另一点,而不必绕半个圆圈。现在听明白了吗?”  雅琴点点头道:“这样呀。哎呀,我才不管啥虫洞不虫洞的,我只关心梦雪肚子里的孩子。你们赶快去青岛吧。”  在青岛海滩我问道:“莎娜姐,你检查后咋样,我侄女和侄女婿没事吧。”  莎娜笑道:“放心吧老弟。我刚刚扫描过胎儿和梦雪,她和胎儿没事,大海也啥事。不过要观察几天,暂时他们还不能回家。”  我吃惊道:“不是说没啥事吗?为啥还不能回家?”  莎娜笑道:“大人没一点事,但胎儿的脑子有点异常。也许是我们曾给梦雪做过乳房手术关系,或者说他们在异空间遇到啥了,目前还不清楚。我的意见是在再观察几天。等我有空再给他们仔细查一查。”(梦雪做乳房手术的故事详见拙作《乳房危机》)  我担心地说:“莎娜姐,千万要保证胎儿的安全健康。你不知道我们地球人特别是做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的,他们关心紧张下一代了。’  莎娜笑道:“放心吧。刚刚初步检查,胎儿发育正常,只是脑部比较发达。我的意思是很可能这个孩子生下来非常聪明。明白了吧。”  我手抚胸口说道:“哎呀,姐姐呀。以后可不许这么吓我。你不知道。我和梦雪他故去的爹是一个头磕在地上,我可是看着梦雪这孩子长大的。唉!你不了解我们地球人的感情。虽然我和梦雪的爹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们是结拜兄弟,那可是比亲兄弟还亲呐。”  我接着问道:“莎娜姐,你说那个天降美女是咋回事,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  莎娜皱皱眉道:“老弟呀,虽然目击者看到她从天而降,但她的的确确是地球人。同时她似乎不是这个年代的人,而且她从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变成一具干尸,真是太奇怪了。”    第三章大胆的推理    我疑惑地问道:“她是地球人?还穿国军衣服?是不是拍电影呀?”  莎娜摇头道:“拍电影?她可是开枪杀人啦。一死三伤。但她在几分钟内肌肉萎缩死去,还立即变成一具干尸。”  我挠挠后脑勺道:“那她曾说过什么话没有?”  莎娜从包里拿出一个手机说道:“对了,曾有人认为她是演员。看她特漂亮,一开始几个男人跑来想和她合影留念。没想到她立即掏枪问这是哪里?日军呢?你们是谁?别过来。怎么是大海?青龙山呢?我们的长官伍新华呢?可惜那些现代人根本就不在乎也没人信她的话,嬉笑着向她靠近。她情急之下就开抢了。你看看这个视频。”  我看完视频说:“现场在哪里?你们在现场发现其他什么线索吗?”  莎娜摇摇头道:“咱现在就在现场,可惜经过我们仔细勘察,除了那一死三伤者的血迹和凌乱的脚印外以及那个躺在地上的女干尸,其他啥也没有了。”  我仔细的在现场来回勘查,可惜我查看半天也没发现什么。  于是我对莎娜说:“莎娜姐,你现在带我去看看那个干尸吧。”  我和莎娜姐刚要走,忽然听见天空一声炸雷,接着从空中掉下来一个人。  未等我们反应过来,那个人端着枪对我们喝问:“Oùest-il?LemaréchalGrouchy,il”  我听那个人说话咕噜吉哇的不知所云,在看他一身中世纪士兵的打扮,特别是手中的刺刀却是和枪连在一起的,我连忙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莎娜姐。  莎娜姐高举双手对我说,卫老弟快举起手来。  接着莎娜对那个拿枪的士兵说道:“Bonjourestmaintenant2015.Oùêtes-vousde?”  那个士兵刚说一句:“AhDieuAD2,015......。”话未说完那个士兵突然倒下。  我急忙过去想去看看他怎么了。莎娜对我大喝一声:“卫老弟,别动他。”  我疑惑地问道:“咋了?”  莎娜说道:“以前那个天降美女由于人们好奇去搬动她,以至于她的衣服迅速随风而化,人也迅速变成干尸。”  我急忙问道:“这是为啥?”  莎娜说道:“现在可以肯定他和那个穿国军服装的女人不是现在的人。特别是这个男人,从服装和武器上来看是十八世纪的法国士兵。现在我们必须找专业人士来处理他的尸体。”  我惊讶地问道:“十八世纪。法国士兵?你刚刚和他说些什么?”  莎娜说:“刚刚那个士兵问我们,他在哪里?格鲁希元帅呢?” 共 1067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附睾结核患者应重视的饮食禁忌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

上一篇:小花

下一篇:跟着现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