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江南小说落逃的傻王妃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4:08 编辑:笔名

楔子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堂,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少女把玩着珠钗,不知明日就是她大喜之日。她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却有三四岁孩儿的智商,她就是京城富商苏志贺的女儿苏静妍。母亲擦拭着眼泪,女儿十五年未曾离开过她身边,如今她要嫁人……不知是喜是悲!哎。    明日就是她大喜的日子,她却像孩子一般开心,因为可以穿新衣裳,打扮的漂漂亮亮。    苏静妍天生弱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世间难寻。一次皇帝微服出巡中偶遇静妍,见她善良纯朴将她许配给九王爷李哲。    【1】逃婚    “哈哈……”    独守新房的女子有了动静,她掀开自己的红盖头,卸下头上的累赘,对着铜镜里的红颜哭笑不得。她苏静妍真是霉星高照,祸不单行。高考堵车迟到十五分钟被拒考场外,十年寒窗苦读换来的是前功尽弃。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自杀了。本以为到了阴朝地府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一了百了,可是现在呢?她还没看清楚阴朝地府什么样,就莫名其妙被塞进一个身体里。难道这就是二十一世纪流行言情小说中的穿越?这一点都不好笑,她不想参与无厘头的穿越。    苏静妍有着前世的记忆,一想到寒窗苦读十年没有功名成就,她就懊恼。穿越到古代,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被皇上赐婚了。在封建社会里,女子哪有资格表明自己的意愿?她继续扮演着智障的女孩,谋划着逃婚计划。    “小姐,这是你吃的桂花糕,趁现在没人吃点吧!”一个绿裳的婢女偷偷进了新房,她伺候这个傻小姐五年了,苏老爷让她跟着小姐陪嫁到王府,意思就让她做通房丫头,保护小姐不在王府受到其她妻妾欺负。爬上枝头做凤凰的小绿心里美滋滋的,看着傻小姐津津有味吃着桂花糕,幸福的日子即将到来。    “渴,渴……”小嘴鼓鼓的说着口渴了,意思让丫鬟端茶。    苏静妍学着电视剧里击昏的动作速度的将小绿打晕了,苏静妍吃力的将她扶到新床上,替她换了自己的红妆,让丫鬟替代新娘。这个丫鬟这么想变成凤凰,她苏静妍不觉得愧疚了。    苏静妍准备离开,却不知一个醉醺醺的男子推门而入。一身大红绸已经表示他是今晚的新郎。苏静妍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    “苏家千金就是这样没有礼教的吗?”见到床上躺着的红色身影,李哲就很恼火。皇上的赐婚,他不得不奉旨成婚。他在大厅故意借酒拖延进新房,但心却又不舍让傻子新娘成为全城笑柄。他进了新房,见到一个婢女低着头胆颤着,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她的小姐没有宽衣就睡着了,这个小丫鬟没有指教成亲礼数吗?    “回、回王爷,小姐太累了……”苏静妍不敢抬头看他,她讨厌帝王之家那男尊女卑的风俗,一不小心就会掉脑袋。    “那你累不累?”    这个小丫头真有趣,她不知道他是堂堂的王爷不趁机爬上枝头变凤凰吗?李哲并不急着走进内室,现在他在意的是眼前的小婢女急躁的心情。    “不、累。”古代王爷都是这样见一个喜欢一个的吗?再说了,现在洞房花烛,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个王爷老是折腾她做什么。苏静妍心里急躁躁的,在这么耗下去肯定会揭穿的。    “那你伺候我宽衣沐浴。”    额?苏静妍再也镇定不了,她忘记婢女身份:“王爷,我饿了。”    “饿了?原来你这个小丫鬟是个小色女,这么迫不及待……”李哲一手将她搂在怀里,这让苏静妍慌了。    这个王爷误会她的话了,她是肚子饿了。忙着成亲一天,她就吃了几块桂花糕,还不够撒牙缝的。这个王爷简直是色狼,在要是在现代这叫性骚扰。    “不是,不是。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我饿了。”    “那就在这里陪我一起吃这桌佳肴吧!”李哲没有松开她的意思,没想到这个傻子千金的丫鬟这么好玩。    苏静妍咽了咽口水,丫鬟将她送到新房的时候窃窃私语说酒菜里下了春药,她就算在饿也不能吃。    “王爷,那是你和小姐的喜酒。奴婢不敢……”    李哲闻着她身上的香气,内心燃起一股火热让他坐立不安。他是南诏国的九王爷,只会谈论国家军事,从来没对哪个女人动心过。这个小丫鬟身上的淡香让他彻底沉醉了。    “不敢?那就有胆子偷吃桂花糕?”李哲舔了她嘴边桂花糕碎末,充满欲望的眼睛看着怀里的小人儿。    苏静妍开始挣扎他的怀抱,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和哪个男生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她使劲挣脱他的怀抱,头也不回的逃出新房。再不离开,不仅仅是揭穿身份,还会失身。天哪,太可怕了!    李哲扬起一抹好看的坏笑,今晚是他的大婚之日,他不会乱来的。这个丫鬟今天就放她一马,老日方长。哈哈……    二,触景伤情    迷路了。    苏静妍逃出新房不停的跑,她身上还有那个男人留下的酒气,脏死了。不知跑了多久,还是没有见到出府的大门。她迷路了,这个九王爷府为什么那么大。    “站住!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巡逻的侍卫见到丫鬟这么晚了还四处乱跑,就质问道。    “侍卫哥哥,我是苏家的小丫鬟小绿。本来和苏家奴仆一起送小姐上轿到王府,小姐任性非叫奴婢陪她多聊一会。谁知天色已晚,苏家奴仆都出府了,现在我迷路了。”    这一声‘侍卫哥哥’就让巡逻的侍卫软绵绵的了,他们好心将迷路的她送出王府。    苏静妍终于逃出王府,穿越到古代的她才知道自由的可贵。没成亲之前,她怕为这身体的女主招来灭九族之祸。现在她从王府逃出来,这就不关苏家的事了。    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就乌七八黑的,苏静妍好怀念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啊,霓虹灯彻夜明亮。黑暗的气息让她特别想家,想爸爸妈妈。她想在现代的爸爸妈妈知道她自杀后,肯定伤心欲绝。她后悔那时候为什么那么傻自杀,搞的现在是人不人,鬼不鬼的。她还能穿越回去吗?    “没了,什么都没了。十年寒窗苦读,到都没了……”    苏静妍正想着在现代的事,隐隐约约听见河边站着一个人影。是鬼吗?苏静妍瞪大眼睛,小心翼翼的走近。才发现是一个书呆子在寻死。    “这位大哥有什么想不开的,就算是死也不能跳河啊。”    “小姐,不要靠过来。”书生阻止她前进。    “这水里可有很多水鬼,你跳下去,有鬼借尸还魂……”借尸还魂?她这算不算是借尸还魂呢?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魂却穿越到这个不知名的古代世界里,她后悔自杀了。    “十年寒窗苦读,就因为迟到被拒绝进考场,一切都没有了。村子里的人都等着我金榜题名,高中状元,这下全没了。”书生娓娓道来为什么自尽。    苏静妍听到书生自杀的原因跟前世的自己遭遇这么像,十年寒窗苦读就为了金榜题名,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苏静妍傻傻的走近河边,望着冰冷的河水,想着十年来的父母所付出的一切都成了泡影,她对不起辛苦的父母。冰冷的河水渗透她的裙摆。书生见到小姐轻生,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礼数将她拉住。    “小姐,你年纪轻轻何必轻生呢?”    “你说的对,十年寒窗苦苦读,成了泡影。没脸活在世上了。”心中那种不甘心的欲望让她懊恼自己不能完成父母的愿望,考上大学。只有一死,来解脱愧疚。    “那也是小生自缢,小姐为何也跟着自缢?”书生不解,这个女子看起来比她还伤心。-    “父母希望我考个大学,结果我连高考都没有进考场,就这么错过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让父母失望了,呜呜……”苏静妍拼命的哭着,这是她长这么大次敞开心扉的哭。    “小姐,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大学?高考?总之这次考不上,下次再考啊!”书生安慰道,他见过女子哭啼的样子,今天这个女子的眼泪是他次见过不虚伪却令人心疼。    苏静妍停止哭泣,这才看清俊俏的书生原来长的那么好看。是啊,她太在乎令父母失望,却没想过明年再考。在二十一世纪的她自杀了,这些道理已经晚了。    “是啊,这次落榜下次再考。”    “官场黑暗,就算我有幸参加科举考试,也不会有出头之日。”    “你当官是为民为国,又不是为了自己荣耀。当不当官,只要行动证明为民为国不就行了。”    魏子龙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有这样的思想,他堂堂七尺男儿还不如一介女流,在这里寻死寻真是太丢人了。    “姑娘说的是,这么晚了,姑娘一人在外,不怕……”    苏静妍差点忘记自己刚刚逃出王府,要不是这个书生瞎搅合,她早就远走高飞了。现在看到不远处群火影子,她想王爷已经知道新娘逃走了。    三,通缉    李哲敞着的衣袍,眼里充满了愤怒。床上的红色身影醒来见到他就跪着求饶,她莫名奇妙被打晕,王妃就不见了。李哲咬牙切齿回想进新房遇见的丫鬟慌张的表情,原来刚刚戏弄的她才是王妃。这下子更有趣了,没想到他的王妃居然逃出了王府。    苏静妍,你是我的!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现在京城乱套了,所有的人禁止出城。大街小巷都议论纷纷王府昨夜失窃,盗贼还在京都未能逃走,若能抓到窃贼赏银一百两黄金。到处贴的是苏静妍的画像,现在男儿身的苏静妍看着画中的通缉画像不经感慨,古代的画工可真先进,简直跟数码相机拍出来的一样。    魏子龙咽了咽口水,画像中的女子现在活生生站在他的旁边。昨晚他带着苏静妍绕道逃出官兵的搜查,没想到这个弱女子竟然是盗贼?魏子龙不相信她是恶人,肯定是官府想出通缉令变相强抢民女。    “魏子龙,你不会为了一百两黄金出卖我吧!”苏静妍看着穷书生魏子龙不敢相信眼神打量着自己。    “不会,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小姐你的话让我茅塞顿开,我也不会活到现在。在下好奇,小姐偷了王府的什么东西?”魏子龙小声的问道。    “昨天是王爷成亲日子,我是王妃的陪嫁丫鬟,我家小姐智商有点单纯在新婚之夜早早睡下。王爷进了新房见我稍有姿色对我起了非分之想,我乘王爷不注意就逃出王府……”    苏静妍没有撒谎,把昨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过在诉说事情的经过时候,稍微改了身份。魏子龙相信苏静妍的话,他就相信眼前的女子不可能是贼。    “现在出不了城,怎么办?”魏子龙很担心苏静妍会被官府抓,现在京城守卫严,插翅也难飞。    “你去完成你的宏图大业,为了生活,我必须……”苏静妍无奈的摇摇头,莫名其妙的借尸还魂穿越到古代,一介女流怎么可能在封建社会抛头露面。    “不许,我不许你去青楼当花娘。小姐若不嫌弃小生穷,我养你。”魏子龙诚恳的说道。    青楼花娘?她苏静妍才没有那么贱,为了钱出卖自己灵魂。她只不过用女扮男装相去应征一份工作,这个魏子龙脑袋在想什么啊!不过他单纯的眼神没有二十一世纪的男生那么复杂,她相信他的话只是单纯为了她好。    “魏子龙,你是做大事之人,身边不能有累赘。我只是靠男儿装扮去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你可不要小看我是个女子,我也会做出大事的。好吧,你出城去吧!”    魏子龙没有说什么,他按照她的意思一定闯出自己的事业,到时候再回来救她。    四,贴身的小跟班    和魏子龙离别,苏静妍一个人在繁华的街市闲逛,这是她重生在古代次出门。现在肚子很不争气抗议,饿了饿了。    不知不觉走到王府后门,看见后门墙上贴着告示。王府招奴役。危险的地方也是安全的地方,苏静妍想都没想进了王府。现在她是男儿装,没有人会认出她的。    “我叫苏志言,十五岁,上有八十岁祖母,下有三岁侄子,全家老小都要靠我养家……”苏静妍把自己的身世编造天花乱坠,老套的台词她倒背如流。    “小兄弟,你细皮嫩肉的干不了重活,我们王府不要吃闲饭的人。”    “我很能干的,我吃的比鸡还少,做事比牛还勤劳的。”苏静妍就差没哭着求管家收留我吧,没有这份工作,我根本活不了。    刚从城门外回来的李哲从后门进府,看见一个俊朗的少年苦苦哀求着管家。这个少年个子矮小,皮肤出奇的白嫩,相貌特别熟悉。在看看白皙的颈脖,李哲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福叔,让这个小少年当本王的跟班吧!”李哲从少年身边而过,淡淡的闻到熟悉的味道。    他笑的那么诡异,让苏静妍浑身不自在。她终于看到王爷的模样,笑起来是那么的美,她这个二十一世纪阅览无数帅哥的经验都被古代男子迷倒。苏静妍看了看自己,生怕哪个地方露馅。    在王府当差有数月了,除了上茅房和就寝外,王爷都让苏静妍跟着。苏静妍彻底放下了戒心了,这么久王爷都没有怀疑她的女儿身。更奇怪的事,通缉令也撤了。难道这个王爷不打算找王妃了吗?亏她当时还为他痴情下通缉令寻找王妃下落感到高兴,可是不到一天就撤销了通缉令。真是挨千刀的臭男人。    “小言,本王想沐浴。”    苏静妍在心里骂了千万遍,这个大色狼王爷这么比女人还爱干净,天天洗上几遍澡。次给他沐浴的时候,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可是现在她是男儿装扮怎么能退缩,就这样数月以来她看遍他赤裸的胸膛,已经很正常了。有的时候,苏静妍真的怀疑这个王爷是不是有断袖之癖,喜欢男子伺候沐浴。    看着嘟囔小嘴的人儿,他就有想要她的欲望。可是现在不行,如果揭穿她的装扮,她会想办法逃离自己。所以这几个月他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熟悉自己身体每个地方, 共 73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造成急性附睾炎产生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

上一篇:观蝶舞

下一篇:断桥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