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月光寻找失踪爱情的蚂蚁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54:37 编辑:笔名

一只蚂蚁就这样三言两语跟着我上了路……  我拉开灯,清晰地看见床头柜上的牙膏上有一个醒目的黑点。这个黑点是什么?  我来不及更多的思考,经历了一夜的失眠,一看时间,时针不偏不倚地指在4点的位置。我靠,都什么时候了,难道要错过下午的上班时间再旷假一天?不行,我得赶紧起来……  要赶在中午12点前驾车到上海,四个小时的路程,若是在这个假期遇上道路塞车什么的,那我就死定了。就算老板不会耍点脸色给我看,你自己不好意思,也只好厚着脸皮嘻嘻嘿嘿地硬着头皮整理一个礼拜的假期所带来的工作的积压。不过这算什么呢?是的这算不得什么?长假前拨通在南方的准妻电话,问及是不是与自己回家看望一下父母,顺便也让父母大人一睹她的芳容,可是那边打来的一句“我们还有那个必要吗”?于是这个长假的头一天就是漫长的,似乎我小车的四个轮子的车胎也是沉重的。长假这几天,东家应酬西家带地没个完,好不容易宣告长假结束,还遇上一夜不能合眼的失眠?更纠结的是,我居然弄不清自己是究竟因为什么失眠了。  为什么失眠?因为她?因为自己?还是因为自己不多的薪资与高效率的付出?  我来不及多想,整装,待发,拿起牙刷牙膏来到水池边准备刷牙,我将牙膏挤到牙刷上我发现那只黑点似乎在挤眉弄眼,恩?我怀疑道?这个黑点居然会动?我拉开洗手间的灯,妈呀,你一只小蚂蚁在我的牙膏上呆上一夜做什么?你到底是公蚂蚁还是一只散发着雌性激素的蚂蚁?  我自言自语说:“喂,伙计!您这是什么行为?窥视我一夜的睡姿还是偷听我失眠的隐私?”  那只蚂蚁居然还真的会说话:“是的先生,我知道您彻夜未眠,我有件急事需要您的帮忙,所以……”蚂蚁言犹未尽。  我“嗯哼”了一句,时间容不得我与这只微不足道的“精灵”“小人物”有太多的废话,我把牙刷伸进了我的嘴里,嘴巴里很快就吐出了白色的泡沫,含糊不清地  说:“说吧,伙计!”说真的,除了人类,我与外星人对话还是次。  “先生,请注意您的措辞。”蚂蚁毫不客气地回敬我道,“要是我没说错的话,在这个喧嚣的星球上我们一同叫做众生对吧!这么说,我们也算牵强的同类。”  “滚一边去,居然不知羞耻!”我也毫不客气地回敬道,“我们是高智商的人类,您懂吗?直立行走的高智商的,懂得什么叫爱情的人类,唉!悲哀!不说了,一大清早我与您这个小小的虫子讨论不沾边的问题干什么?”我加重了语气,以至于说到爱情我想到了那个美若天仙的她,我加重了刷牙的力度,白色的泡沫居然带着血腥。  刷完牙的我异样地用询问的眼光望着那只身姿并不逊色于人世间任何一位美女腰的蚂蚁,我的意思是,我都要收拾牙膏牙刷准备上路了,你还不离开想干什么?难道要被我抓进牙膏盒不成?  “先生,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蚂蚁说,“我的意思您能不能帮我带一程,因为我没有去过上海等大城市,一来,我想目睹城市的繁华,二来,如果您肯带我上车,我们上车后我在告诉你好吗?”那只蚂蚁还故意留下悬念以达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看着蚂蚁前爪不停地在嘴巴前比划着,头上两个黑色的触角不停地摇晃,小小的眼睛简直就是一对迷你的黑芝麻,再把目光移到它那纤细的腰身,我想到了那个美眉的腰身,是的,那个腰身怎么能与这只蚂蚁相提并论呢?  不瞒您说,就在看到它那小蛮腰的瞬间,我确实对这只蚂蚁产生了怜悯般的好感。我想想也是,切,不就是一只蚂蚁吗,又不是一米阳光笔下的那个刘胖子,一只蚂蚁又不会耗费我的燃油,不收人头税的上海,多了一只这样的蚂蚁,也等于我做了些许“功德”。想到功德,我想起我那天刚过收费站交了过路费后心里还暗暗地骂了一句。我说,那我们这就说定了,来吧,伙计,你先爬到我的手上,我带你上车去。  对方说,不行,我的个子矮,我要爬到你的眉心,这样我可以看到即将升起的太阳。我靠,今天一大早真还遇到一个得寸进尺难缠的家伙,好吧,来吧,与一个无名小卒计较什么?等闲之辈!  于是这般我打开了后备箱的车门,等我把行李狠狠地扔进去,然后“咣当”一声带紧后备箱车门,接着打开左边的车门,慵懒地坐进去,开始发动汽车,烘了两下油门,踩一下离合器,挂上档,一松离合器,车飞一样地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前行……  我感觉脑门上有一滴似乎像汗珠一般的东西在眉心中蠕动,您瞧这一大清早看我忙的,居然还出汗了,我赶紧腾出右手想去眉心擦拭一把。  “伙计,小心小心,是我!”我这才想起那只蚂蚁。  我靠,急匆匆地居然把你给忘记了,差点我把你当汗珠甩出高速。你呀你,还不赶紧下来,如果让交警发现,我就死定了,12分彻底完蛋,说不定要停考数年。我减慢了速度,在路边的匝道边停了下来,我说,伙计,你赶紧下来吧,那只烦人的蚂蚁在下来的时候居然还俏皮地说,在你的眉心真好,左边是森林右边是森林,我说你烦人不烦人?上边呢?下边呢是什么?它说上边是黄色的绿化带,下边是一座喜马拉雅山,我切,我说你以为我的鼻子是女人的乳房呀?还高山呢,我若是再问你下边是什么,你非要说再往下就是两条小溪了,再往下就是稀疏的草原了,色情狂……  那只蚂蚁终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它快乐得手舞足蹈像我未出生的孩子一般可爱,我对它的好感度遽升,是的,假如那个妹子节假日能与我回来让我母亲一睹她的罩杯是A还是B或者C又或者D的话,胸围是35还是36或者37的话,说不定明年的我一定也会有一个像身边这样一只可爱的小蚂蚁了,但是不是小蚂蚁,可能可爱必它更多一点。我一踩油门狠命地提高了速度冲向了快车道。  “哇靠,不行,哎呀我的腰。”我听见了那只蚂蚁的惊叫。  我赶紧又把车停靠在匝道上,我想这样不行,我责问它,伙计,您怎么不带安全带?它说,您说呢?意思是我的安全带能把它的七大姑八大姨包括女王都捆上也还嫌不够。我说,恩,这倒是个问题,好吧,你往上爬点,对对,再往上爬,等它爬到靠背顶端的时候,我吐出嘴巴里的口香糖给它粘在靠背上做它的椅子,然后,我拔了根自己的头发再用口香糖粘住两头当做安全带,我问道,伙计,这样的设计叫绝不叫绝?它说,绝倒是绝,就是有暗香自屁股往上来。我呵呵着,心里暗暗道,旅程中多了这样一个马屁精的蚂蚁还是倒很惬意的。  “哇,秋天真美啊!好一个醉人秋色的长假。”蚂蚁自然自语。  我靠,喂喂喂,你说谁长假?难道你也有长假?我责问它。  “啊!不是,我是偷跑出来的,不过,为了您的尊严,您也可以向您的朋友们介绍,我是得到女王陛下的恩准获得长假的。”  好了好了,尖屁股蚂蚁,你还是说说你这次出逃的原因吧。蚂蚁一本正经地靠在靠背上,两只前爪抱着后脑勺,大腿翘二腿,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道:“不许诋毁绅士!”  我靠,喂喂喂,我起先看你的小蛮腰我以为你是蚂蚁王国的小公主呢,真是倒霉,今天遇到的竟是一个纯爷们。我还忘记了,你要跟我说说这次出行的目的!  “好好开你的车,到了上海我自然会告诉你!”蚂蚁满不在乎地说。  我一生气又把车停在匝道上,歪着头正对着蚂蚁的眼睛带着一种威逼的眼光,那只蚂蚁吓的赶紧放下了二郎腿,两只触角颤抖了足足有三秒。它说,伙计,我不是忽悠你,您看看,您生气干嘛呀?它嬉皮笑脸地干笑着,我这是考虑我与您的安全,好好好,既然车您停下来了,那我就告诉您吧。  我默默地等待着一只蚂蚁的答案,后来它告诉我,它们蚂蚁王国有一只特别特别美丽的蚂蚁与它相恋了几十天,后来它惹恼了它,它生气失踪了,根据蚂蚁王国众多的目击者的口述看,那天它躲在一个女士的手提包里上了上海的班车,我整整昨晚失眠了一夜,根据我的手资料显示,您正好今天要去上海,于是我就悄悄地呆在您的床头,等您醒来跟您协商是否可以带我去上海寻找我的小蛮腰。  我双手在方向盘上使劲地拍了一下,靠,你在嘲笑我?嘲笑我的失眠?嘲笑我的失恋?嘲笑我的长假一无所获是吧?  蚂蚁紧张的不得了,说,天地良心,我哪敢与您开玩笑,伙计,车子不是你的吧?蚂蚁问了一句。我说,怎么的?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瞅瞅你那熊样,没尿裤子吧?蚂蚁不好意思地说,嘿嘿,不好意思,尿了一点点,不过没关系,您知道,我们蚂蚁的尿液就是那么一点点的,没有你们人类的尿液多,看看,像个漂亮的晶莹的小水珠子悬挂在您的杰作——口香糖的座椅上,被粘住了,正好悬挂在我的裤裆前。  “不知羞耻,上帝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类因为自己被吓得尿裤子了还在炫耀自己尿液的美丽晶莹剔透,我简直想吐,做了一个重重的鬼脸,把嘴巴撇得跟母夜叉似得。那只蚂蚁解释道,绅士您听我说,我看您关后车门的时候就想问刚才这句,刚才您又使劲地拍打您的轿车,我就觉得这车子似乎是别人的,因为——因为我们蚂蚁王国的所有蚂蚁都有您这样的坏毛病,女王陛下的公共财产谁都不敢撒野,若是遇到别人的私有财产,靠,比您刚才的行为严重多了,但是——但是我们蚂蚁王国还从来没有遇到一只蚂蚁故意损坏自己的财产的。  我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蚂蚁王国哪里还有你们自己的私有财产,别忽悠了,小心我把你的便便吓出来。我一踩油门上了快道……  差一点就误了下午的班,我说我来不及洗澡了伙计,感觉您是一只可爱的蚂蚁,卧室边上是客厅,客厅对面是洗手间,洗手间边上是厨房,你要是坐车累了就在卧室休息休息,要是想洗澡就到卫生间里洗个热水澡,看看厨房还有没有吃的,客厅有电视,打开你随时看都可以,不关也没有关系,留着我晚上回来关就是。我的个性就是这样,这叫老少无欺。我来不及听完蚂蚁的“一声告白”“乒”地一声关紧了寝室的门……  晚上回来我怎么也找不着那只烦人的可爱的美丽的小蛮腰的蚂蚁,我一边在下水道边上,厨房里的油瓶,酱油瓶、醋瓶、味精瓶等坛坛罐罐翻遍了也寻找不到它的身影。我边寻找着边自然自语“出事了,出事了”“这下可怎么了得?”,“要是  被上海警方知道我就死定了,下岗不说,说不定还要“摊上大事了”。本想回来好好地睡一觉,结果,一只失踪的蚂蚁又是搅得我彻夜难眠。我没日没夜地寻找那只失恋的蚂蚁,说真的,我的内心开始有点心疼它,它孤苦伶仃生死未仆,居然为了我的一点“功德”在上海突然销声匿迹了,我真想狠狠掴上自己一耳光。每一天,我在办公室里寻找,我希望它是一个人在家寂寞了出来找我了,以至于我在开车的路上每每遇到红绿灯口不再望着行人与车辆,而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面,希望发现它的踪影。我现在真的后悔,我想发布《寻蚁启事》,结果我在上海不认识任何一只蚂蚁,更后悔的是居然相识一场,连它的名字都忘记询问一番,我真是个粗心大意的该死该杀的家伙。  我垂头丧气地寻找到第六天,终于盼到了星期天,我可以花上一天的时间寻找它,如果——我心里灰暗的很,如果我再寻找不到这只蚂蚁的话,我上吊自杀的念头都有了,否则我怎么向它们的女王陛下交代?我黯然神伤地望了望还没有扯下来的特制的座椅以及那滴晶莹剔透的被我吓尿裤子的蚂蚁的尿液正悬挂在椅子的中间,我突然觉得好笑,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么个小精灵也有我们男人的那  个东东,于是呵呵着。心情也似乎好了许多许多。  星期天,我起了个大早,刷牙、洗脸、开车、调整后视镜,顺便照一下自己的尊荣,发觉不知道是因为这只蚂蚁还是因为那只心中的蚂蚁,我这两个礼拜确实瘦削了许多,我上车加大油门赶紧沿街寻找那只孤零零的蚂蚁……  红绿灯,我放慢车速,打开101电台,前方塞车,没办法,既然塞车,我还往前干什么?靠边静静地等待疏通的那一刻吧。我把轿车开到一个不占道的地方,潜意识中感觉车身在轻微地晃动,但是我无心留意这些,大上海每一天都在颤动,人心颤动,股市颤动,物价颤动,房租颤动……我不能交代的是女王陛下与那只可怜的蚂蚁。  边上一声汽笛,我往右边的车窗口望去?一辆高铁风驰电掣地穿越了这个都市的时空,待我目光停留在车窗上的一刹那,我的亲妈,一个黑米大的黑点引起了我的注意?蚂蚁!!!  我赶紧靠近车窗,不错,与那只蚂蚁一般大的蚂蚁,灰嘟嘟脏兮兮的,我不敢用电动摇下车窗,我害怕夹折它的小细胳膊小细腿,我赶紧打开车门来到右边的  车窗下,轻轻地把它放在手心,小心翼翼地仿佛害怕它化了一般,打开右边的车门帮它放在口香糖的座椅上,并且给它系上安全带。  那只蚂蚁如释负重地叹了口气:“终于找到这辆车了。”我这才肯定就是那只蚂蚁。  我说:“你怎么突然玩失踪了?你也太有点自由主义严重了吧?” 共 584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研究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