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大理02风花雪月总关情

发布时间:2019-06-08 01:53:36 编辑:笔名
治疗小便黄的药
夜尿增多吃什么好
夜尿增多的表现

洱海

来大理怎能不看洱海?8点,我与超人、大罗三人租个自行车出发了。离开古城,才村旁边就是一片苍山下的田野,单纯的田野在深蓝色的天空下美得令人窒息,我的心情也飞了起来。我兴奋地拍照,大罗很鄙视我说:“好看的还在后头呢”。原来大罗已经在大理住了好几年,这条路他也走过无数次,自然是见怪不怪了。

看到一片海,我已兴奋得神经错乱,我不知我是谁,我在哪儿。蔚蓝的海,窄窄的小木船,闲游的水鸟,海边的枯枝或者茂叶透过来的光儿,还有捕鱼或洗菜的人们……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天堂!如果可以天天面朝大海,还有什么值得忧虑的事呢?环洱海的美景我不写,因为看故事、看照片怎么能比得上亲身经历呢?而快乐又是因人而异的,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看到同样的美景,心情也是不同。“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美丽的洱海值得你用认真的心情细细体验。

喜州

午饭是在喜州吃的,这个小镇保留了一部分很古老的民居,可以免费参观。这些民居可以明显地分为3类:一种经现代化改造,商业化经营后,成为了现代化的高消费酒店。第二类民居则是尽力保持原貌,一定程度的修葺,另在院子里卖小商品,设留言薄、捐款箱试图引起旅客注意和反思。还有一种什么也不做,就是正常居住,常有一定损坏。第二类和第三类的老房子现在多由几家人分居,像四合院一样。类我们参观的那家成了喜洲贵的酒店:杨品相宅。看着墙上挂的房主的爱国故事,问问旁人发现现在这宅子被外国人买下了,将经营权放出来给中国人经营,一时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这可怜的宅子建于1948年,不知它见证了多少啼笑皆非的故事!

玉洱公园

读了伊昊的几首诗,出门与伊昊午餐于土贼小店,聊了聊诗,诸疑尽解。本来想乘2路公交去才村,而自己无急迫感的漫游闲逛却找不到站牌,干脆随性转进了玉洱公园。抄玉洱园碑亭诗其九:

亭台清旷,可月来风;楼高浴日,桥卧垂虹。

晨霜拄杖,夕照归筇;所过自适,乐在其中。

如此美景,如此古诗,不想却沦落到了麻将丛中,真是让人伤心。一首小诗就这么出现在我心里:

游玉洱园

小桥流水穿清幽,浅影暗香储古风。

怎奈碑亭麻将声,私园为公始有忧。

才村

好在我的忧虑很快被打消,大罗约了不少朋友一起去才村。搭车到了才村,在一月一度的“创意集市”上转了转,听大罗讲大理的外地人的故事。这个人是怎样在大理生活的,那个人又是如何如何,挺有意思。后来又聊老廖和野夫,这两个人都在大理呆了很长时间。老廖的文章可以在上看和谐版,野夫出了好几本书,如《乡关何处》,也曾在大理办读者见面会。

呆腻了,我去才村街上独自走走,“湿地公园”至“才村码头”一路的景色很好。海边有灌木丛长在礁石旁,我坐在礁石上,寂静得很。

海水 触手可及

蓝天 原来很近

一棵树 为我遮阳

一片竹 为我指明风的方向

上关风、下关花 我已赏

苍山雪、洱海月 可会默默地来?

我坐在礁石上等待

却不知上帝早已安排

其实来大理之前,我正好在看刘索拉的访谈,谈即兴音乐以及现在音乐教育的弊端,这本书引起了我对即兴音乐的好奇。虽也看过刘索拉的表演,不过那不是即兴的,而是收集民间素材加上她自己的东西做出的作品呈现。没想到今日我与音乐如此有缘,在才村狂欢结束后,在朋友的客栈“退避一舍”中,即兴音乐就那么生动地上演了。

双廊

双廊因为杨丽萍而成为洱海边大名鼎鼎的旅游热点,不想我到来得不是时候,现在这里一半的建筑都在施工,这俨然成了个大工地。后来听说相对于古城等成熟旅游区而言是,因为这边村民比较穷,政府也没有规定说必须保留街道的原始风貌,外地人发现此地的商业价值后,大批的资金投入让本就狭长的地形塞满鳞次栉比的客栈,一年比一年寸土寸金。

今天的同伴儿是个北京媒体行业的姐姐。午饭时相遇,对她说的瑜伽七轮灵修感兴趣,随她去看了看他们的修炼室。直到下午才出发去双廊,到了双廊陪她找地方住,我顺面参观了好几家旅店。这可不是耽误时间,因为在云南旅行,客栈太有特色了,是必游项目!我们定了一家海景房,坐在海边的露台上看书睡觉,肆无忌惮地与阳光亲密接触,感觉挺好。

后来我多次来到双廊,这里的云比古城的云变得更快,海又极其广阔,相比于古城来说是另一种风格。从住宿的选择上来说,相比于同样位于海边的:才村、龙龛,双廊的客栈更有风格、更小资,所以一直以来的火爆程度都高温难退,经常让人订不到房。不过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海景客栈发展起来了,旅行者的选择也多了。如果你不是一定要住双廊的话,到了大理再walk-in,一边闲逛,一边寻找住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苍山

走夜路回到古城,早起登苍山门,逛菜市场,同早晨忙碌的居民一起吃了早餐。经三月街,拜观音庙,至检票口,经历了有史以来狼狈的一次逃票。其实苍山逃票并不难,怪就怪我和卫星同学盲目自信,一路遇树砍树,连滚带爬想绕过检票口,结果爬深壕,爬陡坡爬了几十米,弄得全身泥。不过喜悦也是巨大的,在玉带路,透过山峰,可以看古城,看洱海,想想那美妙的画面吧。

后至玉带路桃溪谷方向,七人结伴同行。攀岩高手艺高人胆大,也不管“塌方危险”的牌子就在脚旁了,一个个爬悬崖峭壁,谈笑风生。走了一会,忽然下起了大雨,大家到小亭避雨。捡柴火的,烤火腿肠的,不亦乐乎!雨停天晴,担心路滑,折回从影视城方向下山。

寻饭途中遇游乐园、超人,于是一行四人去吃斋饭,这也是与子有的第三次见面了。大理有几个吃斋饭的好去处,这也得益于大理的包容性强。用大罗的话说,一切牛鬼蛇神都能在这儿过得很好,活在自己的世界可以不被干扰。例如“重庆鲜面馆”的老板对他超难吃的面超级自信,再比如“面道”的老板分不清生抽与老抽……对此观点我完全同意,在大理,只有你想不到的。

终曲

今天一早我兴奋地看朝霞,拍朝霞,直到下雨了。我终于收拾完出门,寄了明信片,买了早饭就去找我的老朋友:老夏。终于可以和她好好叙旧了,几次我路过她的店,她都在忙。现在老夏在做早饭,我坐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捏捏小白,小白还认得我,但明显对我没了几年前的热情。

在这儿柔软的阳光里,闻着单纯的咖啡香,看着跑前跑后的小白,听老夏讲咖啡的故事,真是一种享受。老夏说,虽然这里没有扯眼球的装潢和宣传,但是这家店是大理一家现在还在坚持做单品咖啡的店,不提供意式,不提供伴侣和砂糖。另外,如果你不懂咖啡也可以去试试,她可以根据你的口味为你选择,循序渐进地让你体会。就这么听她聊咖啡,聊大理,聊大理这群外地人,时间一晃而过。

在大罗那儿好生把他存的签名版台版书看了看,听他讲了讲很多野史,有意思。又去和伊昊聊了聊,把他的诗集还给他。翻来覆去看了几次,没发现他说书里的秘密,后来还是他笑着告诉我了。和他们一一告别,我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回家的路。路上,我看到了双彩虹。再见了,朋友们。

后记:

这是Looka很多年前次去大理遇到的事,里面很多人、事、地名早已物是人非。因为大理就是这样一个随时变化、接纳新事物,将之融合地方。有关“一味茶馆”、作家子有、流浪诗人失伊昊的故事请看:01大理,这些人,那些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Looka:背包客中的小文青,干货作者中的段子手,做过插画师,办过培训班;开着淘宝店,在国企卖着命,是个彪悍的坏姑娘!

原创文章,转载请告知

商务部今年将加大酒类流通监管力度
固铂第三季度净销售额增长 利润下降
牛进城了,一场创意视觉和公益混搭的雕塑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