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十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22:18 编辑:笔名

十一  第二天一见面,湘明笑笑地说:“请你将‘小白鸽’ 拿出来好吗?”杜鹃多少带了些坏笑地将‘小白鸽’ 交到了湘明的手里,并说:“给你!”湘明说:“请你将纸条打开。”杜鹃顺从地将‘小白鸽’ 折开。只见纸的正面端端正正地写着:明早,你将带两个粽子,送给我吃。看完字条,杜鹃挑逗地说:“不对了吧?不准了吧?你还美着呢!我会送两个粽子给你吃吗?”笑。湘明说:“你别坏,我知道你将粽子藏在书包里,用一个红色塑料袋装着。”杜鹃一听,无奈,又不情愿地将粽子从书包里提出来,交到湘明的手里,说:“给你!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数字也不对呀?你说的是两个,我这里是三个。”湘明说:“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好事成双’, 你却故意用三个粽子来跟我较劲。这个你吃,不就对了!”并将一个粽子交到杜鹃手里。  杜鹃心服口服地说:“你怎么那么神?连我心里想什么你都懂!”湘明说:“那还用说?没两把刷子还能镇的住你这狡猾的心思?”笑。杜鹃坦白地说:“确实如此,拿粽子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说的肯定是这件事,所以多抓一个藏在书包里,想考你一下。”湘明说:“还用得着考吗?一切信息都在空气中。只要能量够了,再知道‘法门’, 你就逃不过我的‘火眼精睛’!” 杜鹃说:“服了,服了!”湘明笑笑:“不服不行啊,妹子!”  湘明为了让事情更有说服力,对杜鹃说:“不然这样,让你在心里想一个词或一句话,我用笔写下来,然后对质一下,看一下我写的对不对,好吗?”杜鹃说:“行啊!”于是,湘明拿出纸和笔。杜鹃调皮地问:“你准备好了吗?”湘明说:“准备好了。”杜鹃嬉笑地望了湘明一眼就跑,湘明在后面追着说:“是你坏,而不是我坏!……”    来到“清溪大桥”, 这里早己是热闹非凡,空气中散着柴油然烧后的浓烈刺鼻气味,还有一阵一阵淡淡的迷漫浓烟,将原本清凉纯净的空气搅得一团遭,两岸停着几部巨型叉车、吊车还有平板车,有的尚未息火,烟管中还喷看乌烟,隆隆作响,浓烟正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两岸桥头三五成群地立着各色人群:有街道群众、干部、买菜住足的百姓,有工程队的领导和工人,还有三五位县委领导正兴高彩烈地走下轿车,后面跟着背着像机的县文化馆职员和县广播室的报道员。每部工程车的正前方都扎着一朵用红绸布结成的大红花。不知道是谁,还爬到桥顶也扎了一朵硕大的红花,多余的红绸布从桥顶垂到桥头;桥头木梁左右,也各垂好了一串从桥顶垂到桥头的待放的红鞭炮,一副喜庆年节的场景。湘明这时才明白过来:怪不得,今天早上起床时,看到父亲穿得笔挺整齐,西装革履的,与往日干活的行头全不相同。原来,今早要在这里举行“新清溪大桥” 开工典礼呢——对县域经济发展真是一件大事、喜事,但,对湘明来说似乎是一件痛心的事:一件与自然融合的完美“东方艺术” 杰作,将在这喜庆的笑脸与鞭炮声中轰然倒塌,不复存在!他无可柰何。  他多少有些不愉悦地调侃到:“鹃妹子,接下来的两三年时间里,你背我过河噢!”  杜鹃说:“不,是你背我过河。”  湘明苦笑。杜鹃其实不明白他此时的心思。    湘明和杜鹃一前一后来到学校,班主任林老师已等在了学校大门囗,一见他来了,就热情笑笑地走到湘明面前问:“你来了?”然后象老朋友似的将手臂邀在了他的肩膀上,友好地说:“湘明同学,跟你商量一件事,怎么样?”湘明说:“可以呀!”“学校将举行运动会,”林老师说,“我看你挺能耐的,个子也高,想请你参加班级蓝球队,行吗?”湘明说:“行啊。问题是我以前没正规打过蓝球。”“那你看过别人打蓝球吗?”林老师问。“看过的。”湘明说,“但,我们那儿是乡下,打蓝球也是不正规的,我也打过几次的,可都是闹着玩的。所以只能算不会打了。”林老师高兴地说:“那就很好了,你一定能行的。”湘明说:“那好吧,您教我。”林老师说:“那好,早读课你到边上的那个蓝球场去等我,我回宿舍准备一下。”湘明说:“行的。”  湘明到蓝球场一会儿,林老师便到了,穿着一身运动服、球鞋,挺正规的。手里托着一个崭新的蓝球,笑容可掬的走到湘明面前,问:“你会运球吗?”湘明略显为难地说:“您先运给我看一下吧。”林老师说:“行!”只见他轻轻将球丢到地板上,然后,从低到高、从轻到重,将球越拍越高,左右手交换着运动行走;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一会儿向左躲闪,一会儿向右躲闪……全然一副球随人走,人球一体的谐调。一会,他放下手中的球,让湘明试一试。没想到,湘明由慢到快,尽然越运越娴熟,全然一副老成稳重、灵活机动的样子,让林老师大吃一惊:“你运的很好吗?怎么说自己不会打球呢?来来来,让我们来练习一下过人。”然后,他将球交到湘明的手里,说:“我来拦,你过。”只见湘明左突右闪,一会儿便到了蓝下,举手投蓝——尽然进了!林老师意外、高兴地说:“再来,再来!”这回他不敢小看程湘明了,拦得更严实了,只见他一会儿手脚配合挡着下面;一会儿双手横开,个头又高,拦在湘明面前严然象一堵墙;甚至有的时候还伸手来抢湘明的球。湘明乘他低身伸手抢球之机,将右手的球换到了左手,再一挑,已过了林老师的头——球又进了!这回让林老师多少有些难堪,毕竟他在“清溪一中”蓝坛是一名高手,从来也没有人能从他面前轻意过球,今天是他的学生,而且还是一位声称自己不会打球的学生,叫他面子怎么放的下来!他有些激动地说:“再来,再来!”这回他将湘明手中的球盯的更紧了,而且也不敢贸然小视地去抢湘明的球了,只是一味的想来堵拦湘明。湘明背对着林老师紧逼运球,步步逼进,让球与林老师保持一定的距离,林老师球又抢不着,无可柰何。正在他无柰之机,突然间湘明来一个“转身运球”, 将球在自己转身面对林老师的一瞬间,将球从自己的身后运到了左手,从林老师的侧面,由左手将球投出,这对于一位新手,林老师是万万没有想到的,“转身运球” 连带“反手投球”, 这只有高手才连惯做得出——球又进了!令林老师困惑:“你不是说你不会打球吗?那么老练!”湘明说:“没有阿!刚才跟你学的。”“那你的‘转身运球’?” 林老师问。“不也是你刚才示范给我看的吗?”湘明说。林老师仿然大悟,摸摸自己的头,确实自己示范时有做这个动作,但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尽然学的这么快,而且还马上运用到了实践中,用它来对付自己老师,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阿!动作又连惯的那么好,真是“孺子可教也!”不禁露出了笑脸,高兴地说:“很好,很好!那你的投球也很准耶!”“从小爱扔石头,练的。”林老师爱抚地摸了摸他的头,问:“那你会‘三步上蓝” 吗?湘明说:“我不会。”林老师说:“那,我示范给你看。”只示范了一遍,湘明便会了。左中右各练习了一遍便显出熟练来,让林老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自己班上尽有如此人才,学习成绩又好,真是宝贝!  这时,早读下课铃响了,林老师回过神来,说:“你比我想象的学的快得多。你个子又高,今后就打中锋吧,肯定能行。”湘明说:“好的。”    中午放学时,“清溪大桥” 已被封闭了,禁止车辆行人通过,桥也被折除了一些,面目全非。事情来的太突然,让人准备不足。也许连湘明父亲也认为下午才会封桥,所以,未拿“摆渡”的钱给他。湘明牵起杜鹃的手往下游跑,一边跑一边说:“我们自己想办法过河。”杜鹃说:“好的!”来到无人处,湘明念起咒语,健步如飞,杜鹃牵着他的手跟在他的身后,全然不花力气,如传说中的小仙女般飘飘然,心里可美了!一会儿更到了上次渡河的地方。湘明向河对岸吹出了两声长长的口哨,并发出类似于蛇吐舌头“呼——呼——”的声响。杜鹃有些明白他是在叫翠花,于是就问:“你是想让翠花带我们过河?”湘明说:“是的。”“你不是自己有法术过河吗?”,杜鹃问。湘明说:“是的,但我们尽量不要去惊动神灵,因为我们过河时需要求神灵关照的。”杜鹃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不再说话。一会儿功夫,对岸尽然出现了两条莽蛇。湘明看了高兴,不禁感叹:“蛇这动物,就是很通灵性,聪明!我一叫唤,翠花尽然就想到了我们肯定是两个人,还叫了一条同伴,你看到没有?”杜鹃说:“看到了。”蛇在河面游的动作相当幽雅,没有一点声响,头微微仰起,身体顺滑地从河面自然滑过,留下轻微的水纹,没有人游泳时的吃力和震撼,仿佛它们是这水中的精灵,和这一弯世界是如此的谐调和谐!让杜鹃想起了一句话:“雁过无痕”。 她正想着,两条莽蛇已来到了身边,另一条是一条稍黑些的莽蛇,湘明跟翠花交流后明白,这只稍黑些的莽蛇是她的哥哥。其实,自她的母亲就一直在修习“修行术”, 曾经是从一个什么人的大墓中得来的一本书,修行了好长时间,尽活了两百多岁,可还是盘坐而逝了,说是“修行功德不够”。所以,她们兄妹俩自幼也喜爱“修行术”, 现在也小有功力,只是跟人比起来还差远了。那日在山苍树下见他俩修习就模仿着练了,结果没想到湘明会讲“蛇语”, 而且还那么友好,她将事情告诉了哥哥,哥哥非要来拜您为师不可。今天您叫,我们就一起来了。湘明听了高兴地说:“愿意修行这是觉悟,很好啊!”翠花一听,赶紧把哥哥叫过来。只见他探起三分之一身体,象人作揖般不住的点头,弄得杜鹃在旁边抿着嘴偷偷发笑,走到湘明身边说:“就收下人家吗。”湘明说:“我己经同意了,今后一起练功。”杜鹃说:“那,也给他取个明字吧。以后好称呼。”“就叫‘黑子” 吧。”,湘明说。杜鹃感觉了一下:“嗯,这个名字不错。挺形象。”然后调皮地跑到‘黑子’ 面前,摸摸他抬起的头“师弟,你也有名字了,黑子老弟!”黑子似乎能听懂人话似的高兴地点了点头。  为了安全起见,湘明让翠花与黑子并排游行,这样,杜鹃两只脚就有从容踏脚的地方,不会胆怯。他自己蹲在前面,两手轻扶着翠花与黑子翘起的前身,让杜鹃同样的动作,扶着自己的身体,并交代:“如果胆怯,你就将双眼闭起来,双手抓紧我就行。当然,其实是不用怕的。”双蛇并驾齐驱,载着他们向河心游去,杜鹃感觉就象蹲在陆地上一样,平稳异常,只是河风习习从耳边吹过,才让她明白,这是在乘“龙舟”。“多么神奇的风景!”她想。她睁开眼晴,只见两岸都在活动。河面,由于自己蹲着的原故,平望过去,显得特别烟淼开阔,前方的岸水边上,有几只小野鸭,只有拳头般大小,在水面调皮地嬉戏游玩,一会儿潜到水下,一会儿又浮到水面,刹象嬉水顽皮的孩子,特是可爱。低头望一望自已的脚,这时才发现翠花与黑子是多么的细心!它们将身体微微拱起,保证她的鞋不被河水打湿,真是智商与情商一点也不比人低。让她心存感激。  几分钟的“龙舟游” 很快就过去了,上了岸,湘明各自轻摸了一下翠花与黑子的头,说:“谢谢你们!翠花、黑子。”翠花与黑子也友善地用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杜鹃热情地跑过去,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地将它们的头抱在怀里,感激地说:“翠花,黑子,谢谢你们!”说完还爱抚地多摸了它们几下头。湘明笑笑地说:“这下,你不怕它们咬你呢?他们还能将你吞到肚里呢!”杜鹃自信地说:“它们是我的师妹、师弟,怎么可能咬我?翠花、黑子,是吧?”翠花和黑子乖巧地点了点头。  湘明这时严肃的对翠花与黑子说:“你们要‘修行’, 今后就不能再杀生吃肉了,你们能做得到吗?翠花与黑子坚定地点了点头。湘明说:“你们要修行,首先要将自己身上的‘冷性’ 去除掉,否则,永远修不成正果。我估计你母亲没修成正果,就是因为事后还有杀生对吗?”翠花说:“是的,我们饿的没办法的时候,它不得不抓一些小动物给我们吃,那时候我们还小。”“今后不能再范戒了”, 湘明说,“我从小就吃素,直到今天。”杜鹃听了有些吃惊:“你是吃素的?”湘明说:“那当然。今后你也得吃素。做得到吗?”杜鹃犹豫了一下,坚定地说:“行!”  临别时大家约好中午在山苍树下练功,兴的要数黑子,你没见它独自在那儿跳着“蛇舞”, 湘明、杜鹃都被逗笑了。   共 47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为何冬季前列腺增生易高发呵护前列腺从三点做起
昆明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昆明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
友情链接
四平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白山其他外科医院哪家好 白山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延边有哪些儿科医院 延边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贵港传染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柳州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柳州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柳州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贺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桂林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贺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贺州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桂林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桂林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河池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梧州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来宾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梧州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崇左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北海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贵港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玉林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保山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丽江法四医院哪家好 河池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普洱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普洱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崇左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崇左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楚雄眼底医院哪家好 崇左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楚雄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楚雄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楚雄综合医院哪家好 曲靖有哪些房缺医院 文山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文山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德宏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德宏IMCC医院哪家好 德宏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迪庆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普洱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文山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文山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文山有哪些房缺医院 白银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白银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IMCC医院哪家好 哈密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塔城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临高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临高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陵水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琼中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西宁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西宁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西宁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海东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果洛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台湾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衡阳有哪些一甲医院 邵阳有哪些二丙医院 娄底有哪些三丙医院 佳木斯有哪些一乙医院 大连有哪些三乙医院 榆林有哪些三甲医院 榆林有哪些二级医院 白城有哪些二甲医院 北海有哪些一丙医院 西双版纳有哪些一丙医院 琼中有哪些一级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三级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一级医院 昆玉有哪些二丙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