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p六看青的故事A

发布时间:2020-05-22 08:02:32 编辑:笔名
短篇小说寻觅 -6 看青的故事 A 作者-黄文海- 笔名-老景

六、看青的故事A。

1959年盛夏,大田的包米正是抽穗壮粒的时节。

那時,山上的野猪一群群,在山上息睡,晚上下山扑到包米地寻食。包米地里还时有黑瞎子(黑熊)和野狼光顾。每到这一季节开始,田里的包杆被野猪踩踏祸害的一片又一片,黑瞎子更是专有糟踏包米的能耐,它吃饱青棒子后还想捎带着走,那样子好似人站着掰包米,掰一穗往胳肢窝夹一穗,再掰第二穗,又抬起胳肢窝掉了穗,再夹上第二穗,就这样重复着两个动作能表演一宿,一穗也没带走,有动静或天亮时才返回山里。

这是被野猪黑瞎子残食过的苞米棒子。

被野猪和黑瞎子踩踏的一片玉秸。

这是下山路过草地的野猪。

东北人管黑熊叫黑瞎子。

到了冬季黑瞎子躲在山上或石洞树洞里。

有一天,李队長找爹谈话:看好青,保护玉米不受损失是当务之急。有兩块地任你选,一块西河沿7晌6,离山远点,离家近,好看管;一块三间房15晌8,地块大,离家远,靠山近,野猪多,还有坟地,挺吓人的。爹听后,果断地做出选择:我选15晌8”队長说:就是它啦”

说干就干,当天傍晚,爹就背上在队部新领的七九式大杆枪,带上铜锣、窝头和咸菜,扛着斧孑和歪把孑锯真奔三间房。

那天晚上,爹围着15晌8的包米地转圈,背着枪提着锣,走走停停,敲敲喊喊,敲锣声伴着吆喝声足足在田野和山川里時時回荡了整整一宿。

晚上看青,本应回家休息,可爹不。上午仅睡了兩个小时,他又背着锅碗瓢盆和干粮等去了三间房。

爹是打算長期安营扎寨,搭窝棚支锅灶,夕阳西下时已能生火作饭,炊烟袅袅。

爹虽生在旧社会,但现在看来还是很是前卫的,是个无神论者。

夜晚漆黑一片,伸手不見无指。天空星星闪烁,山上山下,草丛坟地莹火虫发出蓝光点点,适逢有风吹过,玉米秸叶草叶树叶沙沙作响,时有野兽突然出没,令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一天夜里,爹和往常一样围着包米地端枪围地检查时,忽听从远处山坡坟地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爹向来不信邪,今天必须弄个明白。他警觉地向哭声的方向接近。当离哭声约十几米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没活吧?回去吧,回去吧。男人声音虽低沉但在寂静的夜晚爹听的真真切切。这不是老程和她媳妇嗎?爹上前说:老程,别害怕,我是黄敬增,你倆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到这什么啊?说着爹到了老程眼前。老程说:老黄,你是知道的,铁蛋雷电击死都20多天了,天天说他没死,这不作梦惊醒,说铁蛋在棺材里喊妈妈,饿了要吃的,我劝她,等天亮了再送吃的都不行,这不,没完没了,就来了?还非要扒开坟,看着孩子吃,要和孩子说完话再走,你看她,扒坟手都划出血了爹对老程媳妇说:弟妹,铁蛋干活太累了,现在后半夜正睡觉呢,能说话嗎?让孩子多睡一会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老程快扶着弟妹回吧 爹的话好使,老程媳妇立马起身,往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爹看着老程扶着她媳妇蹒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这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事后爹对李队長说起那晚之事,李队長说:我那个外甥闫怀水才看青一宿,吓得屁滚尿流,他说晚上黑灯瞎火的,还有坟地,给多少钱也不干了。这些对胆小懦弱的人来说的确非常恐惧害怕,但在你看来都不叫事儿,老黄你很有办法啊。 爹说人活就是喘口气儿,闭眼死后啥也不是,世上本无鬼神儿,更怕人,不管遇到啥事,就得多想想办法

淄博中医白癜风医院
九江中医癫痫病医院
宜昌中医癫痫病医院
东营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白城白癜风医院
驻马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宜昌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运城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