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笛声安多藏区的圣湖竟取了个看上去很俗但很霸气

发布时间:2020-09-17 10:44:27 编辑:笔名
安多藏区的圣湖,竟取了个看上去很俗但很霸气的汉名 有啥讲究?

文图/勒克儿

大雨中游览甘南圣湖,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从临潭八角镇庙花山村出发,几公里盘山路后就到一座山山顶。这里是典型高郎溪县中医院一名医生告诉山草甸地貌,一汪湖水镶嵌在一峡谷中,也是相对南面冶海游船码头的北面终点观景台。

冶海北面观景台一角。

冶海南岸观景区一角。

雨中旅行,行动受限,大多数人都会抱怨运气不好,啥也看不到。但是,手执一撑花儿(川话:伞)漫步期间,你会惊奇地发现,这里不经意间已经对你翻开了甘南另一页面——四周山脉青黛抹烟,像极没有色彩的一帘幽梦;冶海湖面,一蓑烟雨轻轻滑落,叮咚滴落着对尘世的眷恋……这里的红尘烟雨美得格外模糊,以至于产生怀疑,这是脑海中的映像藏区么?可眼前分明是活脱脱江南山水的钟灵毓秀……

冶海一角。

冶海一角。

天池冶海,属于临潭冶力关大景区的子景区之一,距离八角镇庙花山仅仅3公里。冶海,安多藏语又称之为“阿玛周措”,意思是“玛合索玛神的魂海”。冶海在安多藏区的眼中,是他们心中的三大圣湖之一。地理和地质数据上,冶海湖面海拔2610米,水域面积1.2平方公里,南北长3.5公里,平均水深15米,是一处高山天然淡水湖泊——更准确地说,它是 1.1万年前地震滑坡形成的堰塞湖,是大自然对甘南这方土地的馈赠。

冶海一角。

冶海一角。

冶海一角。

冶海一角。

若论湖泊面积和海拔高度乃至景观气场,冶海是不能与羊卓雍措、纳木错等圣湖比拟的。 没有坐船到南岸之前,这里与山水相伴的一样东西,让人不得不以一种惊奇的眼光打量它的存在和价值——

冶海北岸高山草甸中的独特庙宇。

大家都知道,藏区圣湖的寺庙基本都是供佛,但是冶海寺庙不供佛,只供奉人!

这里的寺庙叫常爷庙,庙里供奉的,是历史中真实存在的明代大英雄、常遇春。

常爷庙大门。

常爷庙主殿。

当地民众笃信,明代大英雄常遇春率军西征曾在西北大败元军,取得了自铁木真统一蒙古兴兵南下,战争恐惧笼罩世界各国百余年来,骑兵碾压蒙古骑兵的卓绝战例,战斗胜利后,常遇春以及他的骑兵部队,曾在冶海饮马泉饮马……故而冶海除了有一个藏名“阿玛周措”外,还有一个听起来很俗,但非常响亮的汉名:“常爷池”。

群山环抱的饮马泉一瞥。

常爷庙布局其实很简单,就一大院子中一座独孤庙宇建筑,庙宇对面有个规模很小的说唱台,台子两边有一幅对联:锣鼓鸣响追忆千年历史 琴胡弹唱弘扬万载功德。庙宇两边是义工住的厢房。主建筑外围四周墙上,贴满绘制水平颇高的“三国72功绣像图”。细看这“三国72功”,都是《三国演义》中比较的桥段,诸如桃园结义、煮酒论英雄、三英战吕布、温酒斩华雄、曹赠赤兔马、诛文醜、斩颜良、大战长坂坡、单骑救主等等。这72功,每一功一幅画,由当地常姓、王姓5人绘制,当地72人认捐后贴于墙上。

常爷庙中的说唱台。

常爷庙建筑外墙上的“三国72功绣像图”一角。

下大雨,这里没游人,庙门也关着。大家印象中,汉族的庙宇大多是道教画风,看来看去都差不多。但是到了这里,也许是因为下雨没去处,但我的确有种莫名冲动想进去看个究竟,因为在藏区见过供奉关羽的,但供奉常遇春,说实话,我是次。征得义工同意,进庙一看,庙内空中到地面的布置可谓别具一格,与想象中的道教画风简直相去十万八千里!

常爷庙大殿一瞥。

常爷庙大殿一瞥。

常爷庙大殿一瞥。

庙里的整个格局给人以亲近感,很像江南大户人家的祠堂。在这里,四周壁画和尊尊雕塑,再现650年前金戈铁马的滚滚风尘,演说着常遇春犹如一颗流星般划过公元十四世纪的天空,短暂而灿烂辉煌的一生……

常爷庙供奉的常遇春(中)和其他明代大将。

细考明代战争史和常遇春生平战功,他完全可与明代大将徐达齐名,在明代北伐战争中的决定性贡献,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哪怕上溯至古代名将卫青、霍去病、李靖、岳飞,论战绩论智勇,论步战、水战、车战、骑战等全方位综合能力,亦可与比拟而丝毫无逊,完全无愧于中国历史前十名将!

从甘南这方土地对常遇春的供奉可以看出,藏区民众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坚守是何等的执着!

离开常爷庙有两个选择,一是开车到南岸游客中心再爬山上来在南岸观赏冶海,这比较轻松,但缺少了坐船游览圣湖的环节;二是冒雨步行走草地下山到北码头坐渡船,但路比较难走。想了想,我选择了后者,因为这才是完整旅游,也是对心中的圣湖的尊重。

下山到游船北码头,回望冶海北观景台。

步行完全被雨水浸饱的草甸,体验非常酸爽,虽一脚下去,像踩海绵,鞋帮浸透,但还算利索。但在北码头一大段被雨水切割的小溪中左冲右突上蹿下跳后,鬼使神差走进一小块沼泽,一双在红尘中沾满了泥浆的脚,孤独无助地站在前去圣湖或原路逃回的临界点上踟蹰。都说蝴蝶飞不过沧海,此刻,我就是那只蝴蝶……

冶海北岸与冶海接壤的草地+湿地一瞥。

冶海北岸与冶海接壤的草地+湿地一瞥。

从北岸观景台下山到北岸码头,我的草地+湿地路线图。

终,前方圣湖神奇的魔力,驱使我脱下冲锋衣包好相机,然后调谐我的嗓音,傲慢的,粗暴的高诵着徐志摩:“我也想跣我的脚,跣我的脚,在巉牙似的道上,快活地,无畏地走着!”的经典,勇敢无畏地大步跨出——结果,落地脚踩的那团草,一如之前的“海绵”草地,虽然软软的,但提脚快不至于陷下去……

与我同行的另一小伙伴也勇敢走出了“沼泽地”。

上了南岸,这才发现,这头是浓郁的安多藏族的图腾,那头是汉族的崇拜,南北3.5公里长的一汪湖水,连接着这里藏汉民族和谐的各自信仰!

冶海南岸一角。

冶海南岸一角。

冶海南岸一角。

冶海南岸一角。

冶海南岸一角。

冶海南岸是1.1万年地震滑坡遗址。各种嶙峋怪石与五彩经幡在雨中紧紧依附并交织着,细雨朦胧中,显得格外萧杀。这里没有佛教寺院,只有一方巨大的白塔和塔前的煨桑炉。雨中,当地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抱着松枝拎着装着龙达的袋子,扶老携幼,络绎不绝出现在冶海南岸的五彩经幡旁,围绕在白塔前,伴随袅袅桑烟口中念念有词,进行着所有藏区都恪守的传统祈福仪式。

冶海南岸。当地冒雨煨桑祈福。

冶海南岸一角。

在举行传统祈福仪式的场景里,发现安多与其他藏区民众的一个不同点,那就是安多喜欢将白色的羊毛一撮撮一团团挂在树枝上,其白色崇拜习俗与古羌人的白石崇拜一脉相承。事实上,据古书记载,春秋战国以前,冶海一带为羌所据。可见各民族之间的传统文化,相互杂糅,源远流长。

冶海南岸。安多的图腾旁的树枝上,挂满白羊毛(图右角)。

虽然冶海不能与羊卓雍措、纳木错相提并论,但自古这里的“冶海冰图”、“石门神泉”、“湖需要做些什么?水旱涝不枯不溢”的三大神奇,令当地民众笃信,这是神龙显灵,冶海,成为他们心中的圣湖。

冶海南岸一瞥。

冶海的奇“冶海冰图”应该是所有同类自然风景区的异类。早在清代,就有临潭人陈钟秀曾题诗《冶海冰图》:“茫茫冶海水平堤,万状冰图入眼迷。知是龙宫多妙手,故教呈出待人题。”这一奇特景观的形成,盖源于冶海湖冬日湖面结冰,但湖底有大量温泉上涌。然后,穿过峡谷山峰间隙的阳光,投射在冰面上立马呈现出万千图案,且冰体上方酷寒下面却是湖底温泉涌动,“冰火两重天”的物理作用下,冰晶千变万化,人立于冰面之上,貌似置身于水晶迷宫中。

但是,要观赏到这一奇观,必须冬天来,来了后,还必须要有阳光。对于这两个充要条件,99%的游客是无法满足的,我们也只能在景区的宣传画册上一饱眼福。

冶海南岸一瞥。

第二奇“石门神泉”,其实就是一岩溶裂隙泉。这泉在游客中心到南岸码头途中,山壁上流出的泉水虽不大,但终年不断,尤其在酷寒季节,到处的水和河流结冰,唯独这里一直雾气腾腾,长流不息。这与内蒙阿尔山不冻河的成因一脉相承。

冶海石门神泉一瞥。

第三奇“湖水旱涝不枯不溢”字面意思已经讲的很明白。这个现象,其实也是内蒙阿尔山天池的翻版。区别是,阿尔山天池是火山遗址,冶海是地震造就的古堰塞湖。

冶海一瞥。

冶海的山,冶海的水,一抹青黛,单调分娩着精彩,山色空蒙雨亦奇。这就是甘南九色香巴拉的无穷韵味,之一。

友情链接